das gold des skorpions2

第二章 普什卡坐牢

警察局建筑宏伟,房屋正面用花岗岩石板装饰。两头石狮子看守着大门,一只没有耳朵,一只没有尾巴。皮昂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从一数到十,然后跑过宽宽的地毯,穿过了旋转门。
建筑里十分昏暗,壁灯只发出一点昏暗的光。皮昂小心地东张西望,然后看见了坐在信息台后面的女士。
皮昂试着——尽管徒劳无功——努力压下她头上翘起来的红色头发,然后说:“我找我的祖父。”
女士友善地笑着问:“你想要进行失物招领登记吗?”
皮昂摇摇头,小声说:”普什卡...我的祖父被逮捕了。今天早上。“
女士把手放在耳边,示意皮昂:”孩子,你要大点声说。“
”我想要探望我的祖父。他今天早上被逮捕了。“皮昂说。
”被我?“
皮昂一下子就脸红了。“不,不是您。是警察们!”
女士在柜台后又笑了。“我想,我帮不上忙。你的祖父要么被关在监狱里,要么在等待审讯。“
”被谁?“皮昂想要知道。
”我不知道。“女士答。”你祖父做了什么?“
”完全没有!“皮昂喊道。然后稍微声音小了一点说到,”他有风湿,他的心脏也不太好。“
”啊“女士发出一声感叹,随着这声叹息皮昂好像被带上了棕榈树。
”我的祖父是无罪的。“皮昂有些愤怒,”我无所谓,无论你相信我还是...“
”你最好立刻离开。“皮昂被女士打断,她的语气不再友善,”再见!“

家里充斥着生气的情绪,皮昂不再期待任何事情。他盘子里的鱼排,在妈妈已经重复加热三次之后,尝起来像是裹了面包屑的毛巾。
”我已经等了你一个小时!“皮昂的妈妈说。
”我去警察局了。“皮昂回答。
”你去哪里了?“
皮昂把吃鱼的刀叉放在一旁。“我想探望普什卡祖父——你们没有告诉我这不可以。”他补充到。
妈妈的脸色变得苍白。“所以呢?你看到了什么?”
“什么也没有。”
妈妈稍稍镇静一点。她的新香水闻上去非常好。“不要太悲伤。祖父有很好的律师。”
“但是普什卡是无罪的。他不需要辩护律师!”
“孩子,无论他有没有罪,律师都能让祖父最快的从监狱里出来。然后我们找一家好的养老..."
"你们 要做什么?"皮昂打断了她的母亲。
妈妈走到橱柜旁边的镜子前,擦掉她的口红”我们已经接纳祖父这种情况很多次了,他说他会放弃犯罪。我再也没有兴趣和一个抢劫犯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你的父亲和小姨也没有。“
”普什卡不是抢劫犯!“皮昂喊,”你们自己说过,警察什么都没有找到!“
母亲打断了皮昂,”这说明不了什么。他可能已经把赃物随便藏在哪里了。警官说,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你祖父普什卡。”她补充,“而且他还喝太多啤酒了。”
皮昂深呼吸,说“你们都只考虑你们自己!爸爸!小姨!还有你!”她怒吼“现在普什卡最后只能呆在老人院里面!”
“这是他自己的意愿。”
“他自己的意愿?”皮昂喊。她必须努力控制自己,才能不把盘子作为飞镖扔向厨房。“这是你们的意愿!你们根本就不知道,普什卡是不是真的抢了什么!”
皮昂跑出厨房,她看见了衣柜里的名片。上面写着“威海姆 ,犯罪科主警官”。皮昂把这张卡片放进裤子口袋里,溜回了她的房间。她扑上床,给她的枕头一个左直拳,又给了她的泰迪熊一个右勾拳。
皮昂坐在床上非常生气。妈妈和其他人看上去完全不为普什卡被捕的事情感到悲伤!那么律师呢?他不是帮普什卡证明他无罪,不是的。而是帮忙,把祖父送进养老院。但是这对普什卡祖父来说是没有好处的。祖父曾经说过,这样的话他宁愿自杀。
皮昂想到这,感到有点口干舌燥。如果普什卡要自杀,他会怎样做呢...是用皮带?还是用床单?或者是他一直随身携带的指甲剪?皮昂用她能做到的最快速度冲下楼,抓起电话,闪电般地回到她的房间。然后她拨打了警官的电话。普什卡曾经向皮昂解释过一次这个警官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名字,这个小伙子曾两次把他送进监狱。尽管如此普什卡和他几乎成为了朋友。
“这里是穆勒。”一个女士的声音传来。
“我可以和C-z-y-s-z-c-zon先生说话吗?“
”你说的一定是警官了。“这个女士说,”你有什么事情呢?“
”为了我的祖父。“皮昂回答。
”哦,那你一定是老普什卡的孙女了。等一下,我帮你连线。“
”这里是舒思顺”一个男人接起了电话,他的名字就简单多了。
“我是为了我的祖父才打电话的。”
“你好,皮昂。普什卡对我说过很多关于你的事情。你想要知道什么?”男人问。
“我祖父他怎么样了?”
“他在他的房间里面。”警官回答,“他可能睡了。审讯对他来说的确有一点疲惫。”
“你能保证,他...他还活着吗?”
警官笑了。“普什卡吗?他当然活着。没有像杂草一样消失。”
“如果可能的话能不能有人去看一下,他是否一切都好?拜托了。”
“在拘留所里的人本来就会去做的。你不要害怕,我们会照看好他的。”
“为什么你们要逮捕他呢?”皮昂问。
“这个我不能告诉你。”警官回答。
“我想去探望他。”
“探望?”警官沉默了一会,“你是指你的祖父,对吗?”皮昂终于听到无法用语言形容的人这样问道。
“是的,当然。”皮昂忍气吞声地说。忍住,尽力控制自己,皮昂命令自己。你不可以现在就叫出来。
“今天已经不可以了。但是你可以明天来探望。我会给狱警一张证明,她会让你进来的。”
“谢谢。”
“不用谢,皮昂。告诉普什卡,让他认罪。这样的话我们之后可能会考虑放他回家。”
“普什卡是无罪的!”皮昂大喊,挂了电话。她不知道她应该如何证明普什卡的无罪,突然她又想起来明天帕布洛就要来了。帕布洛一定会帮忙,如果他知道普什卡祖父尽管没做什么坏事却进了监狱的话。
除此之外还有班里的约翰尼斯。尽管他不是格外勇敢,但是他很聪明,比埃斯坦聪明的多。从小学开始他就喜欢皮昂。他一定什么都愿意为她做。帕布洛,约翰尼斯和她:他们三个是一个不可战胜的队伍。
她拨了约翰尼斯的电话,很幸运的是电话响了一声之后,他就接了。
“你今天有时间吗?”皮昂问。
“干...干...干什么?”约翰反问。每次皮昂一和约翰说话,约翰就口吃——最起码在开始的时候是这样。皮昂只需要想象就可以知道,约翰此时的耳朵有多红。
“我有事情要告诉你,如果你在这里的话。”皮昂说。
“是和普什卡有关的吗?”
“还会有谁呢?”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Boboboboshan reply

    求问你怎么把这个主题的标签去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