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叶湿润5

2018-03-16 朋友的文章

一个日常读读写写的朋友,写得大多数东西都不愿意被别人看到,所以除了电脑硬盘以外没有自己的地盘。故借我这个阅读量极小的地方,想得到一些反馈。
全篇一共8章。

5.

从刘莹对我表白,到我接受,只间隔了半个小时。

那天所有的细节我都记得很清楚,我记得那天喝得是越南大叻,因为晚上要重看3个多钟头的老电影《猎鹿人》。那部电影里,克里斯托弗沃肯对罗伯特德尼罗说,他想去越南,因为他想看那些树在山上,形状各异的样子。说这句话的时候,戏里戏外,沃肯都正是唇红齿白的年轻样子,那句话也浪漫的让我泪流满面,只是后来的越南战争彻底摧毁了他,使得这句话也成为了对年轻浪漫的头脑的残忍讽刺。电影里,沃肯的结局大家也都知道,他用枪崩掉了自己的脑袋。
所以,如果你年轻,并且仅因为想象和未知而爱上什么,那就千万不要表白或者表达出来,免得多年后厚着老脸用“无怨无悔”欺骗自己。电影和音乐不止一次教育我,那些说出来让人脸红,唱出来让人脸红的矫情,等到70岁再用,突然都变成了深情。这个一部分原因在于年纪大了,看过的妹子也就多了,相比于年轻人看走眼的几率就低;另一部分是所剩时日不多了,没必要为了荷尔蒙而浪费承诺。就像马尔克斯在《霍乱时期的爱情》里费尽心机想说的,其实我们可以等老的时候再恋爱。
刘莹轻易地冲我表白的时候,是承担着上述的风险的,后来她也告诉我,那时候,她对我的了解就是:我和她一个学校,但不是同一个学院,每周五晚上要一杯超大杯黑咖啡,默默离开。仅此而已。

刘莹眉眼带笑,说:同学,我没带伞,要不,你待会送我回宿舍吧?
我抬头看到刘莹,当时情绪和表情都是很淡定的,刘莹并没不属于惊艳的类型,她是圆脸,脸蛋笑起来会有酒窝;眼睛也圆圆的,睫毛很长,显得很伶俐;说话的时候,一口小白牙若隐若现;婴儿肥,皮肤好的过分,白皙透红,透露着健康;身材谈不上修长,小腿甚至还圆滚滚的;总而言之,长了一副聪明相,但和性感迷人扯不上什么干系。
此外,我每周五来买咖啡,每次会在固定的位置坐上一段时间,刘莹经常会从我身边走过,去收拾桌子上剩下的餐盘和杯子,有时候,给我打包咖啡的也是她。我是认得她的。
我说:好。冲她点点头。
刘莹后来和我坐在操场边上回忆起那次见面,她告诉我,她当时预测我的回答是要么找个切实的借口拒绝,要么说“可以啊”然后开始和她聊天,“毕竟我还是很甜美的,一个甜美的女生主动要你送她回宿舍,还是雨夜,怎么着都是有着无数浪漫的案例的。”刘莹说完把手机当镜子认真看了看自己,然后突然扭头对我说,“谁知道你连笑都不笑,说句好就低头继续喝咖啡?!”我笑着把手里的妙脆角递给她,她接过去,扑哧又乐了,说:“哎呀,我居然说自己甜美,哈哈哈,被自己恶心到了。”
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其实是拒绝,对于我来说,和雌性保持一定距离是对自己有好处的,免得几分钟后要么她对我失望,要么我对她失望,要么我因为她对我失望而对她失望。但是我耳朵里传来的瓢泼雨声告诉我,即使我有把梁朝伟的伞,也得雨小点再回宿舍,也就是说我如果拒绝了刘莹后,场面会有些尴尬。
举个不恰当地例子,好比梁山好汉之间送别,正常情景应该是大侠一抱拳说“后会有期”,然后翻身上马,扬长而去,很快消失在大漠孤烟之中,这才是符合逻辑的场面;如果大侠抱拳后,翻身跨上一头骡子,骡子哼哧哼哧,一步三摇的离开,送别的人又不好意思走,只好对着大侠行注目礼,直到两个钟头后“远影碧空尽”,这对送行的和出行的人,甚至对那头骡子都会留下阴影。所以,时间差很重要。
天知道雨何时可以小一些,为了彼此不留阴影,我深思熟虑后,用最简洁的语言对刘莹表示我是可以送她回去的,恰恰是我的逻辑清晰让她觉着匪夷所思。
刘莹眼睛忽闪忽闪:我可能还要半小时才下班,所以……
我抬起头:没关系。
刘莹:那……谢谢。
我:嗯,不客气。
刘莹:我叫刘莹。
我:刘莹你好。

半小时后,刘莹把她的小绿围裙解下来,对我说:帅哥,有没有人说你很酷?!
我:嗯?
刘莹:沉默的人都很酷,你很沉默。她说第二个“很”字的时候,夸张的加重了语气。
我:哦。我看到她已经把围裙叠好,问:走吗?
刘莹低头笑了足足5秒,说:走。
我被笑的有些慌张,第一时间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裤子拉链是完好无损后,问刘莹:怎么了?
刘莹嘴角还残留着笑意,说:我拿你没办法啊,想缓解下尴尬的气氛,没想到马屁拍到了马蹄子上,如果沉默的人真的很酷,你已经酷的没有边际了。
我:那……额……走吧。

如果说,是什么时刻,我对刘莹开始有些别样的感觉的话,那就是她把鞋子交到我手上的一瞬间。这说来话长。
刘莹下班的时候,雨已经由瓢泼转为淅淅沥沥,雨的大小是决定故事氛围的重要因素,阿城说人身上所有的动物属性会让人在新的场景里先确认周围是否安全,再确认是否有食物,再确认是否有配偶,瓢泼的大雨会让人担心,而这种担心会影响心猿意马的过程。淅淅沥沥的雨就不一样,它会带给人别样的安全感,你可以肆无忌惮的沉默,不用刻意发出声响给自己壮胆。
刘莹和我走出星巴克,我撑开伞,没走几步,她突然想到了些什么,说“稍等下”,然后从背包里掏出一双拖鞋,开始更换。从星巴克走到她们宿舍,有段学校出资铺设的小路,小路用的是六边形的水泥砖铺设而成的,这个设计的丧心病狂之处在于如果水泥砖没有完全贴合路面,一旦碰到雨天,所有人走到这段路都蹑手蹑脚起来,大家都怕一脚下去,水泥砖滋出一滩污水来。刘莹当时就是怕污水弄脏自己的鞋子。
那天刘莹脚上穿的是双浅绿色的圆头牛津鞋,平底,系带。她是裸脚穿鞋,配上7分牛仔裤,白色的脚踝一览无余。我举着伞帮她挡雨,看着她把一双蓝色的凉拖从一个手提袋里拿出来,码在地上。她并没有俯身去解开脚上皮鞋的鞋带,而是两个脚跟相靠,借助轻轻的摩擦,只一霎那,一只圆润的、精致的足跟便从那一抹绿色中轻盈的跃出,紧接着,跃出的足跟又搭在了另一只皮鞋的后边缘处,终于,两个鲜活的脚丫便都自由了,伴着淅淅沥沥的雨声,一只接着一只,落入了那双被雨水稍稍打湿的蓝色凉拖里。
刘莹这才俯身把两只皮鞋掂起来,却顺手递给我,毫不客气的说:不好意思,帮忙拿下。我接过来后,她认真的撑开那只手提袋,抬起头对我说:喏。
我右手撑伞,左手便自然伸出,食指和中指也很自然的分边探入两只鞋腔,勾住后跟鞋套,将两抹绿色拎过来。我的指尖触碰到了鞋底,那一瞬间,我恰如开头说的那样,感觉别样。
鞋底还残留着刘莹脚跟的温度,温度在雨天微凉的风中更加的明显,那些热量盘踞在鞋底质密的纤维中,透过指尖,产生带有刘莹味道的神经冲动,通过我手臂的传入神经抵达我的感知中枢,引起了生物学上所说的感觉。生物电流速度是极快的,我必须换成一帧一帧的画面才可以说的清楚。我的指尖和鞋底产生细腻的相对位移,使得我满脑子都是几秒前,刘莹的一只足跟搭在另一只鞋子足跟处以制造摩擦的画面,画面清晰度极高,我仿佛可以看到少女的湿润的皮肤和脱水的黄牛的皮肤摩擦而脱落的细胞组织。
也是那一瞬间,我彻底的承认,在我众多不登大雅之堂的的爱好里,又多了一项恋足癖。多年后,在《言叶之庭》里看到逃课的少年新月在雨天给雪野老师量脚掌尺寸,我瞬间又回到刚才不厌其烦赘述的夜晚,《言叶之庭》里的场景是在白天,雨滴细细的,从空中落下来,打在地面上,向两边迸出弧形的水花,在阳光下发着光……这样唯美的刻画暴露了新海诚这个彻头彻尾的恋足癖的嘴脸。我当时自然没有当街直接触碰本体的机会和勇气,但是如此间接的传递已经使我意识到自己和新海诚所共通的本质。诚然,所有成为“癖”的东西,都是不宜声张的,在这点上,我又有些羡慕新海诚的坦诚。

从星巴克走到刘莹宿舍,10分钟左右的距离,很短。路上刘莹问我专业,年纪,姓氏,我也都一一作答。路过那边六角形水泥砖铺设的雷区,不出所料,果然多次溅起泥水,但基本都是刘莹踩到,把污水溅到了我的小腿上,刘莹边说:不好意思。边咯咯的笑不停。笑这件事是具备传染力的,我也禁不住露出笑容。
刘莹装作惊讶:老兄,你知道一句名言吗?“如果你还能笑,证明你还有希望。”
我终于笑出了声。刘莹有些得意:你看,我深度的发掘了你的潜能。
……
事实证明,10分钟的路程,即使我没有应对或者引出任何话题,也完全没有冷场,因为刘莹在不停的说话。刘莹的这个特性恰如前面我描述的淅淅沥沥的雨天,她“咯咯”的笑声和句子,像细雨一样渗透我的周边,但不发出刺耳的声音,这让我不用刻意去发出声音来控制场面,换句话说,它使我具有安全感,能让我有充裕的精力去考虑食物,配偶或别的什么东西。
“你喝那么一大杯黑咖啡,晚上睡的着吗?”
“还好。”
“我也睡得着,咖啡好像对我没有什么影响。我只是受不了苦味,怎么着也要找些蛋糕来搭配着吃才行。你喜欢吃蛋糕嘛?”
“还行。”
“我特别喜欢吃蛋糕,你知道不,学校对面新开的好利来甜品店的芝士蛋糕特好吃……”
……
那是7年前的夏天了,那时候,学校周边的还没有现在精致装修的购物商店,窄窄的路两边松散的陈列着小网吧,小旅店和小餐馆,简易支架搭起来的棚子下面,几个小流氓在喝啤酒吃烧烤,布满油污的烧烤招牌上挂着一个用灯泡搭配铁丝弯成的“串”字。背后有车灯闪,我们便靠到一边,待车通过再继续前进,车在雨中驶过,借着昏黄的路灯,能在车门上看到我们模糊的影子。有时候风大些,伞柄晃动,我的手会不受控制的碰到刘莹的耳朵,她的耳朵和脚踝一样精致,但是和夏风一样微凉。

10分钟后,到了她们宿舍门口,刘莹走到台阶上,扭头对我说:那……
我静静等她说谢谢。
刘莹“那”了半秒,说:再见。
我接的极其迅速:不用客气。然后发现接的不对,于是匆忙的补了一句:再见。
刘莹“咯咯”开始笑,笑完了说:那……谢谢你。
我嘴角生硬的再次没有反应过来,傻里傻气的说:再见。
刘莹:酷哥,要不把你手机留给我吧。
我开始报数。刘莹:你慢点,等我掏出手机来。
她掏手机的时候,我说:酷哥很难听。
刘莹仰头问我:那请教我怎么称呼你,你觉着ok?
我想了很久,开始后悔自己反驳“酷哥”这个名字,它虽然很土,但还具备些许幽默感,至少比傻里傻气的“冯同学”好太多了,我犹豫的说:没关系,你喊我的时候,我知道你在喊我。然后,我会答应的。
刘莹憋着笑意:那我到底喊你什么?
我:就是不用喊称呼,你如果是和我说话,我就会接话。
我的回答自然又换来她的一阵笑声。刘莹冲我挥了挥手机,说:那……再见!扭头跑入宿舍,在转角消失,几秒钟后,传来凉拖踏在楼梯上的啪啪声。
我怅然若失又心满意足的说:再见。

说实在的,我当时完全不相信日后还会和她又什么特殊交集,这个略显悲观的定论自然来自于我多年的生活经验。但在回宿舍的路上,我已经在思考下周五的晚上,去买咖啡的时候是不是应该穿的更得体一些。
一个单身汉开始注意自己在雌性面前的形象,面前便隐隐铺开了两条路,一条叫追逐,一条叫自由。这对于我来说,不知道是喜还是忧。
我凭借在各种爱情小说和电影中获取的经验,确认到这就是所谓的对异性的好感,不管这种情绪的来源是恋足癖还是对某种美好的意志品质的追求,它总是带来希望的。这种希望就是一种可能性,意味着我有可能去认知除了杂志和电影以外的真实世界中,女人是什么味道的,意味着我可能会因此在基因传递和繁衍生息上迈出坚实的一大步。
我脑袋清晰地逻辑又告知我,所有的可能性都是有个数值的。从我现在的生活节奏和生活内容去看,我除了每周五去买咖啡这件事情外,找不到什么能够出现在刘莹面前的机会,我绝没有勇敢到可以没事找事出现在她面前,因为你总不能出现在人面前,说:你说点什么吧,我听着呢。除非刘莹没事找事的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我只好增加喝黑咖啡的频率了,我在思考下周五穿什么衣服的时候,就已经在思考着是否在周四就可以过去。
我脑袋高速运转着,有些发烫。这时候,手机响了,是短信,来自于刘莹:酷哥你好,我是刘莹。为表感谢,特邀您明晚来我们宿舍品尝新款蛋糕。如接受邀请,请在5分钟内回复,如不接受邀请,请编造一条理由。
我手心出汗,阿门和阿弥陀佛都念了下,觉着这世界还是好人有好报。于是我回想我有限的人生里做过什么别人没有做过的好事,思来想去,只有打击盗版方面还算有些超人之举,我暗暗叮嘱自己以后所有的软件和用品都要用正版真品。
我回复:邀请函收到,请告知时间以及入场注意事宜。一借助其他的通讯工具而不是自己的嘴巴,我脑袋又开始机灵起来。

次日下午5点,我人模狗样的出现在刘莹她们学院女生宿舍楼下,先发短信告知已经抵达楼下,再按照刘莹告知的楼层和门牌进楼寻找。
我走到刘莹宿舍门前,还没来得及长舒一口气以清醒头脑,门便打开了,刘莹脑袋探出来,笑道:进来吧。我有些诧异,心里寻思她怎么知道我在门口,刘莹已经转身往里走,对着宿舍里其他人说:酷哥来了,我们开吃吧。
刘莹的宿舍是4人寝室,房间里还有她的三个室友和一个穿黑色紧身T恤的健美男,后来得知这男的是她们其中一个室友的男朋友。刘莹虽然说开吃,却将拖鞋脱掉,颇为伶俐的爬到了床上,她们的床是上床下桌的设计,刘莹爬上去,轻巧的一扭身便坐在了床边,两腿垂下来,对着其他人说:你们别等他自我介绍了,等不到的,我来效劳吧,酷哥的中文名字叫冯十二……
刘莹没来得及说完,她的一个扎马尾的室友插嘴:中文名字?酷哥是英文译音?
刘莹调皮道:对的。
马尾说:怎么拼写的?
刘莹扭头对我奸笑:你拼给她们吧。
大家齐刷刷看向我,我:g-o-o-g-l-e。
她们彼此看了看,明白我在开玩笑,大笑起来。马尾对刘莹说:你不是说他像个闷葫芦吗?这不是很幽默的嘛。
说完,场面瞬间陷入尴尬之中。马尾一脸尴尬的看着刘莹,刘莹一脸尴尬的看着我,我却是异常的适应:弥补下吧,把蛋糕拿来。

蛋糕们被放置在房间正中间的一张小桌子上,之所以称做“们”,是因为小小的一张圆桌子上堆砌了各式各样的大小不一的甜点,除了刘莹,大家都略微拥挤的坐在圆桌周围,仿佛她们在进行某种致敬甜点的宗教仪式。马尾为了弥补,抢着介绍:酷哥你吃什么啊,我们囤积了这个月甜品店新上的慕斯,芝士蛋糕……
我不懂甜品,犹豫了会,选了个像煎饼果子的。
刘莹说:我们凳子不多,我坐床上吃,喏,你坐我凳子上吧。她的椅子塞在书桌下面,而书桌就在她的床板下面。
我坐过去,大家已经都叽叽喳喳表示自己是要哪种蛋糕或者哪个部分,并动手开分。健美男很友好的将那个煎饼果子似的蛋糕递给我。我仰头,便看到刘莹晃来晃去的脚丫,心下一动,仿佛自己站在了名胜古迹最佳观景台的位置。
那是昨晚雨夜中,那两只细腻和温热的物体的不同角度,此时,她们的主人已经接过了健美男递过去的某种不知名的甜点,大声的说“阿利雅多”。她的10个指头颗颗饱满,像十颗新鲜的花生,脚掌的纹络浅淡似无,仿佛是某种玻璃制品表面的划痕。两件艺术品毫无规律的晃动,偶尔静止,从指缝里,我甚至可以看到隐隐透过的节能灯的白光。
等到后来我和刘莹确认情侣关系后,这样的场景发生了太多次,每次我过来,都是坐在同样的位置,看着刘莹在我头顶怡然自得的晃动着她的脚丫。我每次来会带着一大包从超市采购的各种零食,每次入门都伴随着刘莹和她的室友们的一阵欢呼,她们都呼啸着跳下床铺,抢走她们喜欢的部分,又像小羊跳上木桩一样跳回去。接着房间里便充斥着她们开心的扯淡和大嚼零食的声音。我则是坐在床下看刘莹两只脚无规律晃悠,沉默着,却舒服自然,保持微笑,听她们闲扯。刘莹会炫耀似的大声喊出她想吃的东西,我翻出来递上去,把包装的一个角放在她脚丫的拇指和中指间,看她小心翼翼的把零食夹上去,边说:“prefect”或者“这就是生活啊!”。
那晚,我吃了这辈子吃过的最多种类的甜点,吃到张嘴全是甜腻的气息,吃到无比渴求一杯黑咖啡来中和这种味道。我看他们吃到某个触动她们味蕾的东西而露出夸张的表情,以及迸出连珠的妙语来形容感受,便突然对“馋”有了概念,在那之前,我所有对食物的诉求,都只能用“饥饿”来形容。也是从那晚以后,我突然爱上了一种叫“半熟芝士”的东西,每次路过好利来的甜品店,我都会买上一份,细细的打开,一口咬下去,回味脂肪和芝士在嘴里缓缓融化,布满牙齿和舌苔的感觉。如果星巴克附近是有好利来的店铺,我就会把半熟芝士带去星巴克,再点上一份黑咖啡,星巴克店员常常会拿过来一个星巴克的袋子或者盘子,小心翼翼的询问我是否可以把好利来的logo遮盖住,场面有趣得很。我呼噜噜喝上一口咖啡,再咬上一大口芝士,脑袋里就想起刘莹脚丫伸下来取走零食的样子,以及那句“这就是生活”。
刘莹送我离开的时候,嗓子都笑得有些沙哑,嘴角也满是蛋糕屑,她从床上滑下来,两只脚落入拖鞋里,向大家说:向酷哥致敬!
我向大家作别,和刘莹一起下楼。

刘莹送我到楼下,说:好吃吗?
我:这是你们问我的第7遍。
刘莹咯咯笑起来,说:不好意思。然后正色道:那……
我这会学聪明了,静静等她说清楚下文。
刘莹眼睛明亮的注视着我:再见。
我:嗯,再见,谢谢。
扭头离开,刘莹突然叫住了我:等会,我有个问题。她眼神捉摸不定。
我:嗯?隐隐觉着气氛不对起来。
刘莹:这个……
我:你说嘛。
刘莹:嗯……我有个问题。
我:哦,说。

刘莹轻轻的说:冯十二,我单身。
刘莹说这句话的时候,天色将晚,宿舍楼前的大型路灯缓缓启动,伴随着让人心惊肉跳的电流通过的噼啪声音。我瞬间手脚冰凉,脸皮发烫,这是四肢的血液都涌向脑袋,用于帮助大脑高速运转的征兆。我用尽所有力气要去猜她的下一句是什么,以及她想怎么样。
最符合逻辑的是:我单身,你也单身,所以你做我男朋友吧?可是我打心眼里不相信我运气有这么好。昨晚的运气已经用光了我维护版权积攒的人品,今天再中奖,我怕是要担心折算阳寿的事情了。
万一她的说法是:我单身,你帮忙介绍个男的给我吧?我应该也是接受的,毕竟她还没有确切的目标。但如果她下一句是:你帮忙把某某某介绍给我吧。而那个某某某恰好是我认识的,我应该杀人的心都有。
又或者,刘莹要说的是:我单身,你也单身,但是你不要以为我会喜欢你,所以请不要盯着我看。这就是说明她察觉出来我眼神涣散的色迷迷的表情,早点说出来以消除隐患。这我也是接受的,我从未奢想,最多算是轻微意淫。同时,我也没有不接受的理由。
我谨慎的说:所以?你的问题是?
刘莹脸色绯红,面带鄙夷:我问完了。
这真是可爱得很的回答,情况已经无限逼近我的第一种中奖的猜测。我有些始料未及,并且已经接近崩溃:额……
刘莹等的很不耐烦,咬了咬嘴唇,说:我这叫表白,你懂不懂?

这诚然是我从古至今见过的最坦率的表白方式了。

坦率的讲,这个故事到这里真是顺利的没有什么可读性,罗伯特麦基告诉 “故事事件创造出人物生活情境中富有意味的变化,这种变化是一种价值来表达和经历的,并通过冲突来完成”。他还说“经典设计是围绕一个主动主人公构建的故事,主人公为了追求自己的欲望,与主要的外界的对抗力量进行抗争,通过连续的时间、在一个连贯而具有因果关系的虚构现实里,到达一个表现绝对、而变化不可逆的闭合式结局”。老爷子说的实在是无懈可击,如果可以的话,我甚至还想再大段大段的引用下去。
也就是说,按照一个具有可读性的好故事,如果一个见色起义的家伙见到一个傻白甜,最开始就应该是色鬼频频失手,并且引起白甜的反感,甚至引起广大群众的反对。后来色鬼通过某个英勇救美的机会,使得白甜发现了色鬼作为一个猥琐的小市民身上具备的某个闪光点,例如热爱国家,不畏强权,维护正版,高数能考100分等等,然后开始接受色鬼,在按照时间顺序通过些花前月下的相处,白甜终究沦陷,而色鬼通过得到白甜,终于升华了自我,不再猥琐,然后故事结尾。这才是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故事脉络。
如果一个家伙对一个傻白甜见色起义,傻白甜毫不反抗,居然在第二天就主动沦陷,那么这个就是广大群众不接受的男盗女娼,不仅没有可读性,恐怕还会被当作反面教材。
同时这个故事叙事乱七八糟,时不时就“后来某某回忆起过去”,看得让人心烦。
每次想到这里,我都无奈的接受我和新海诚的另外一个共同特征,就是我俩都是讲不好故事的人,都犯有“情节不够,场面来凑”的矫情病,区别是他是真的讲不好故事,我是我的故事真的讲不好。

唯一的冲突就发生在刘莹用“这叫表白你懂不懂”这句话对我表白之后,我发现我发不出声音了。
我在读大学后,每周都会抽出2个钟头去医院做口语训练,训练内容就是一个善良的大妈,用对幼儿园孙子的口吻说:大家follow me,跟我念……几次三番,我还是有提升的,我觉着我无论口语上表现的如何差,至少智力是有明显优势的。多次的训练,让我在和人类接触的时候,没有那么紧张,发挥好的时候,还可以讲个半分钟的笑话。
然而,面对“我这叫表白你懂不懂”,我突然说不出话来,我努力的尝试,舌头却不为所动,我再用力,只发出哑巴一样的嘶哑的吼吼声。我的脑袋开始出汗,周围的声音都在无限的放大,我听得到身后路灯吸引的飞虫撞击灯罩的砰砰声,也听得到灯下的草丛里蛐蛐的吱吱叫声,也听得到远处走进的几个女生的谈话内容,我自己却发不出什么具有意义的声音。
紧急情况下,我掏出手机,发短信给她:你等我一会可以吗?
刘莹看完手机,表情像看个神奇的物种,担心且犹豫的点点头,又问:你还ok吧?
我短信给她:ok,你等我下,几分钟就好。

我扭头往宿舍走,脑袋一片空白。我决定回到宿舍调整下。
我的宿舍距离她们宿舍5分钟路程,我一路小跑回到自己熟悉的座位。努力平复自己的呼吸和心情,再尝试说些字眼出来。呼吸,再呼吸,我的室友应该觉着有头牛在宿舍里盘踞。
我的心情迟迟无法平复,主要是脑袋里老实窜进来各种奇怪的画面。先是想到最早认识的那批小学女同学,她们带着一股子帮助后进生的高尚表情拉我去给她们撑皮筋,动情的告诉我“别怕,你跟着我们玩,来,站好,别动……”;然后我又想到了火锅王对着她们说“你们怎么不找冯十二帮忙了”的时候,她们张皇失措的大哭;我又想到了高中一对对情侣路过我,男的对着女生咬耳朵说了什么,那个好看的女孩儿顿时嗔怒的捶男友的肩膀说“你流氓”;我最新的记忆当然是我当选“人瑞”的时候,刚一张嘴,下面所有人都捂嘴窃笑……这些画面像蚂蚁,而我的脑袋像块冰糖,用力抖落,又得面对它们下一波的进攻。
来不及调整心情了,我开始尝试调整硬件。我先喝了一大杯热水,来使口腔里的肌肉放松,不料没有把握好水温,半分钟后嘴巴就开始脱皮,好歹算是可以发出声音了。我趁热打铁,搬来镜子,对着开始念叨“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练习了30遍有余,接下来练习“I Do”和“我愿意”……

我再次有勇气跑到刘莹宿舍前,已经是半小时后了。刘莹坐在她们宿舍门口,看到我过来,站了起来,一脸的愤恨:你想好了吗?
我对着刘莹,一字一句:你确定嘛?
刘莹眼睛已经湿润,说:废话,你大爷的,我当然确定。
我坚持着继续说:这是个严重的事情。
刘莹眼泪开始顺着眼睛往脸颊流动:又不是让你娶我,就是让你帮忙占座位,买早点而已,作为奖励偶尔让你拉下手,你丫的这么神经质。
我结结巴巴,最后还是强行说出了完整的句子:但是,有些情况你还不了解。
说完我就开始哭,哭得莫名其妙:你知道,我……
刘莹泪点也是低的可以,我开始哭的时候,她积极地配合着我,哭得比我还大声,后来刘莹告诉我,她已经认定了我这家伙在找借口拒绝她了,所以从尊严上和结果上都有些接受不了,刘莹只是奇怪,她觉着这孙子拒绝别人自己哭个什么劲,看来要么是个玻璃心要么是个演技派。刘莹有些恼怒:你有什么借口你就说啊,你很怎么样啊?!我看你要说什么。
我:我……
我悲伤的发现,我又一次无法说话,我摆摆手,长长的输了口气,认真听了下蛐蛐叫来分散注意力。
我说:我很奇怪……奇怪……奇怪你懂吗?
刘莹突然走过来抱住了我,嘴里呢喃着说:我不懂。她的精致的耳朵贴到了我的脸颊,这只耳朵和昨晚我触碰到的不同,她不似夏风微凉,却似夏日一样炙热。我们再借用下阿城的动物性理论,我们作为动物需要安全、食物和配偶。现在,有个长着艺术品一样的脚丫的雌性动物抱着我,让我感到无比的安全,她甚至浑身还散发着食物的甜腻味道。
那一瞬间,我浑身无力,对这个世界的现在和未来丧失了所有的警惕。
从刘莹对我表白,到我接受,只间隔了半个小时。

那天所有的细节我都记得很清楚,我记得那天喝得是越南大叻,因为晚上要重看3个多钟头的老电影《猎鹿人》。那部电影里,克里斯托弗沃肯对罗伯特德尼罗说,他想去越南,因为他想看那些树在山上,形状各异的样子。说这句话的时候,戏里戏外,沃肯都正是唇红齿白的年轻样子,那句话也浪漫的让我泪流满面,只是后来的越南战争彻底摧毁了他,使得这句话也成为了对年轻浪漫的头脑的残忍讽刺。电影里,沃肯的结局大家也都知道,他用枪崩掉了自己的脑袋。
所以,如果你年轻,并且仅因为想象和未知而爱上什么,那就千万不要表白或者表达出来,免得多年后厚着老脸用“无怨无悔”欺骗自己。电影和音乐不止一次教育我,那些说出来让人脸红,唱出来让人脸红的矫情,等到70岁再用,突然都变成了深情。这个一部分原因在于年纪大了,看过的妹子也就多了,相比于年轻人看走眼的几率就低;另一部分是所剩时日不多了,没必要为了荷尔蒙而浪费承诺。就像马尔克斯在《霍乱时期的爱情》里费尽心机想说的,其实我们可以等老的时候再恋爱。
刘莹轻易地冲我表白的时候,是承担着上述的风险的,后来她也告诉我,那时候,她对我的了解就是:我和她一个学校,但不是同一个学院,每周五晚上要一杯超大杯黑咖啡,默默离开。仅此而已。

刘莹眉眼带笑,说:同学,我没带伞,要不,你待会送我回宿舍吧?
我抬头看到刘莹,当时情绪和表情都是很淡定的,刘莹并没不属于惊艳的类型,她是圆脸,脸蛋笑起来会有酒窝;眼睛也圆圆的,睫毛很长,显得很伶俐;说话的时候,一口小白牙若隐若现;婴儿肥,皮肤好的过分,白皙透红,透露着健康;身材谈不上修长,小腿甚至还圆滚滚的;总而言之,长了一副聪明相,但和性感迷人扯不上什么干系。
此外,我每周五来买咖啡,每次会在固定的位置坐上一段时间,刘莹经常会从我身边走过,去收拾桌子上剩下的餐盘和杯子,有时候,给我打包咖啡的也是她。我是认得她的。
我说:好。冲她点点头。
刘莹后来和我坐在操场边上回忆起那次见面,她告诉我,她当时预测我的回答是要么找个切实的借口拒绝,要么说“可以啊”然后开始和她聊天,“毕竟我还是很甜美的,一个甜美的女生主动要你送她回宿舍,还是雨夜,怎么着都是有着无数浪漫的案例的。”刘莹说完把手机当镜子认真看了看自己,然后突然扭头对我说,“谁知道你连笑都不笑,说句好就低头继续喝咖啡?!”我笑着把手里的妙脆角递给她,她接过去,扑哧又乐了,说:“哎呀,我居然说自己甜美,哈哈哈,被自己恶心到了。”
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其实是拒绝,对于我来说,和雌性保持一定距离是对自己有好处的,免得几分钟后要么她对我失望,要么我对她失望,要么我因为她对我失望而对她失望。但是我耳朵里传来的瓢泼雨声告诉我,即使我有把梁朝伟的伞,也得雨小点再回宿舍,也就是说我如果拒绝了刘莹后,场面会有些尴尬。
举个不恰当地例子,好比梁山好汉之间送别,正常情景应该是大侠一抱拳说“后会有期”,然后翻身上马,扬长而去,很快消失在大漠孤烟之中,这才是符合逻辑的场面;如果大侠抱拳后,翻身跨上一头骡子,骡子哼哧哼哧,一步三摇的离开,送别的人又不好意思走,只好对着大侠行注目礼,直到两个钟头后“远影碧空尽”,这对送行的和出行的人,甚至对那头骡子都会留下阴影。所以,时间差很重要。
天知道雨何时可以小一些,为了彼此不留阴影,我深思熟虑后,用最简洁的语言对刘莹表示我是可以送她回去的,恰恰是我的逻辑清晰让她觉着匪夷所思。
刘莹眼睛忽闪忽闪:我可能还要半小时才下班,所以……
我抬起头:没关系。
刘莹:那……谢谢。
我:嗯,不客气。
刘莹:我叫刘莹。
我:刘莹你好。

半小时后,刘莹把她的小绿围裙解下来,对我说:帅哥,有没有人说你很酷?!
我:嗯?
刘莹:沉默的人都很酷,你很沉默。她说第二个“很”字的时候,夸张的加重了语气。
我:哦。我看到她已经把围裙叠好,问:走吗?
刘莹低头笑了足足5秒,说:走。
我被笑的有些慌张,第一时间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裤子拉链是完好无损后,问刘莹:怎么了?
刘莹嘴角还残留着笑意,说:我拿你没办法啊,想缓解下尴尬的气氛,没想到马屁拍到了马蹄子上,如果沉默的人真的很酷,你已经酷的没有边际了。
我:那……额……走吧。

如果说,是什么时刻,我对刘莹开始有些别样的感觉的话,那就是她把鞋子交到我手上的一瞬间。这说来话长。
刘莹下班的时候,雨已经由瓢泼转为淅淅沥沥,雨的大小是决定故事氛围的重要因素,阿城说人身上所有的动物属性会让人在新的场景里先确认周围是否安全,再确认是否有食物,再确认是否有配偶,瓢泼的大雨会让人担心,而这种担心会影响心猿意马的过程。淅淅沥沥的雨就不一样,它会带给人别样的安全感,你可以肆无忌惮的沉默,不用刻意发出声响给自己壮胆。
刘莹和我走出星巴克,我撑开伞,没走几步,她突然想到了些什么,说“稍等下”,然后从背包里掏出一双拖鞋,开始更换。从星巴克走到她们宿舍,有段学校出资铺设的小路,小路用的是六边形的水泥砖铺设而成的,这个设计的丧心病狂之处在于如果水泥砖没有完全贴合路面,一旦碰到雨天,所有人走到这段路都蹑手蹑脚起来,大家都怕一脚下去,水泥砖滋出一滩污水来。刘莹当时就是怕污水弄脏自己的鞋子。
那天刘莹脚上穿的是双浅绿色的圆头牛津鞋,平底,系带。她是裸脚穿鞋,配上7分牛仔裤,白色的脚踝一览无余。我举着伞帮她挡雨,看着她把一双蓝色的凉拖从一个手提袋里拿出来,码在地上。她并没有俯身去解开脚上皮鞋的鞋带,而是两个脚跟相靠,借助轻轻的摩擦,只一霎那,一只圆润的、精致的足跟便从那一抹绿色中轻盈的跃出,紧接着,跃出的足跟又搭在了另一只皮鞋的后边缘处,终于,两个鲜活的脚丫便都自由了,伴着淅淅沥沥的雨声,一只接着一只,落入了那双被雨水稍稍打湿的蓝色凉拖里。
刘莹这才俯身把两只皮鞋掂起来,却顺手递给我,毫不客气的说:不好意思,帮忙拿下。我接过来后,她认真的撑开那只手提袋,抬起头对我说:喏。
我右手撑伞,左手便自然伸出,食指和中指也很自然的分边探入两只鞋腔,勾住后跟鞋套,将两抹绿色拎过来。我的指尖触碰到了鞋底,那一瞬间,我恰如开头说的那样,感觉别样。
鞋底还残留着刘莹脚跟的温度,温度在雨天微凉的风中更加的明显,那些热量盘踞在鞋底质密的纤维中,透过指尖,产生带有刘莹味道的神经冲动,通过我手臂的传入神经抵达我的感知中枢,引起了生物学上所说的感觉。生物电流速度是极快的,我必须换成一帧一帧的画面才可以说的清楚。我的指尖和鞋底产生细腻的相对位移,使得我满脑子都是几秒前,刘莹的一只足跟搭在另一只鞋子足跟处以制造摩擦的画面,画面清晰度极高,我仿佛可以看到少女的湿润的皮肤和脱水的黄牛的皮肤摩擦而脱落的细胞组织。
也是那一瞬间,我彻底的承认,在我众多不登大雅之堂的的爱好里,又多了一项恋足癖。多年后,在《言叶之庭》里看到逃课的少年新月在雨天给雪野老师量脚掌尺寸,我瞬间又回到刚才不厌其烦赘述的夜晚,《言叶之庭》里的场景是在白天,雨滴细细的,从空中落下来,打在地面上,向两边迸出弧形的水花,在阳光下发着光……这样唯美的刻画暴露了新海诚这个彻头彻尾的恋足癖的嘴脸。我当时自然没有当街直接触碰本体的机会和勇气,但是如此间接的传递已经使我意识到自己和新海诚所共通的本质。诚然,所有成为“癖”的东西,都是不宜声张的,在这点上,我又有些羡慕新海诚的坦诚。

从星巴克走到刘莹宿舍,10分钟左右的距离,很短。路上刘莹问我专业,年纪,姓氏,我也都一一作答。路过那边六角形水泥砖铺设的雷区,不出所料,果然多次溅起泥水,但基本都是刘莹踩到,把污水溅到了我的小腿上,刘莹边说:不好意思。边咯咯的笑不停。笑这件事是具备传染力的,我也禁不住露出笑容。
刘莹装作惊讶:老兄,你知道一句名言吗?“如果你还能笑,证明你还有希望。”
我终于笑出了声。刘莹有些得意:你看,我深度的发掘了你的潜能。
……
事实证明,10分钟的路程,即使我没有应对或者引出任何话题,也完全没有冷场,因为刘莹在不停的说话。刘莹的这个特性恰如前面我描述的淅淅沥沥的雨天,她“咯咯”的笑声和句子,像细雨一样渗透我的周边,但不发出刺耳的声音,这让我不用刻意去发出声音来控制场面,换句话说,它使我具有安全感,能让我有充裕的精力去考虑食物,配偶或别的什么东西。
“你喝那么一大杯黑咖啡,晚上睡的着吗?”
“还好。”
“我也睡得着,咖啡好像对我没有什么影响。我只是受不了苦味,怎么着也要找些蛋糕来搭配着吃才行。你喜欢吃蛋糕嘛?”
“还行。”
“我特别喜欢吃蛋糕,你知道不,学校对面新开的好利来甜品店的芝士蛋糕特好吃……”
……
那是7年前的夏天了,那时候,学校周边的还没有现在精致装修的购物商店,窄窄的路两边松散的陈列着小网吧,小旅店和小餐馆,简易支架搭起来的棚子下面,几个小流氓在喝啤酒吃烧烤,布满油污的烧烤招牌上挂着一个用灯泡搭配铁丝弯成的“串”字。背后有车灯闪,我们便靠到一边,待车通过再继续前进,车在雨中驶过,借着昏黄的路灯,能在车门上看到我们模糊的影子。有时候风大些,伞柄晃动,我的手会不受控制的碰到刘莹的耳朵,她的耳朵和脚踝一样精致,但是和夏风一样微凉。

10分钟后,到了她们宿舍门口,刘莹走到台阶上,扭头对我说:那……
我静静等她说谢谢。
刘莹“那”了半秒,说:再见。
我接的极其迅速:不用客气。然后发现接的不对,于是匆忙的补了一句:再见。
刘莹“咯咯”开始笑,笑完了说:那……谢谢你。
我嘴角生硬的再次没有反应过来,傻里傻气的说:再见。
刘莹:酷哥,要不把你手机留给我吧。
我开始报数。刘莹:你慢点,等我掏出手机来。
她掏手机的时候,我说:酷哥很难听。
刘莹仰头问我:那请教我怎么称呼你,你觉着ok?
我想了很久,开始后悔自己反驳“酷哥”这个名字,它虽然很土,但还具备些许幽默感,至少比傻里傻气的“冯同学”好太多了,我犹豫的说:没关系,你喊我的时候,我知道你在喊我。然后,我会答应的。
刘莹憋着笑意:那我到底喊你什么?
我:就是不用喊称呼,你如果是和我说话,我就会接话。
我的回答自然又换来她的一阵笑声。刘莹冲我挥了挥手机,说:那……再见!扭头跑入宿舍,在转角消失,几秒钟后,传来凉拖踏在楼梯上的啪啪声。
我怅然若失又心满意足的说:再见。

说实在的,我当时完全不相信日后还会和她又什么特殊交集,这个略显悲观的定论自然来自于我多年的生活经验。但在回宿舍的路上,我已经在思考下周五的晚上,去买咖啡的时候是不是应该穿的更得体一些。
一个单身汉开始注意自己在雌性面前的形象,面前便隐隐铺开了两条路,一条叫追逐,一条叫自由。这对于我来说,不知道是喜还是忧。
我凭借在各种爱情小说和电影中获取的经验,确认到这就是所谓的对异性的好感,不管这种情绪的来源是恋足癖还是对某种美好的意志品质的追求,它总是带来希望的。这种希望就是一种可能性,意味着我有可能去认知除了杂志和电影以外的真实世界中,女人是什么味道的,意味着我可能会因此在基因传递和繁衍生息上迈出坚实的一大步。
我脑袋清晰地逻辑又告知我,所有的可能性都是有个数值的。从我现在的生活节奏和生活内容去看,我除了每周五去买咖啡这件事情外,找不到什么能够出现在刘莹面前的机会,我绝没有勇敢到可以没事找事出现在她面前,因为你总不能出现在人面前,说:你说点什么吧,我听着呢。除非刘莹没事找事的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我只好增加喝黑咖啡的频率了,我在思考下周五穿什么衣服的时候,就已经在思考着是否在周四就可以过去。
我脑袋高速运转着,有些发烫。这时候,手机响了,是短信,来自于刘莹:酷哥你好,我是刘莹。为表感谢,特邀您明晚来我们宿舍品尝新款蛋糕。如接受邀请,请在5分钟内回复,如不接受邀请,请编造一条理由。
我手心出汗,阿门和阿弥陀佛都念了下,觉着这世界还是好人有好报。于是我回想我有限的人生里做过什么别人没有做过的好事,思来想去,只有打击盗版方面还算有些超人之举,我暗暗叮嘱自己以后所有的软件和用品都要用正版真品。
我回复:邀请函收到,请告知时间以及入场注意事宜。一借助其他的通讯工具而不是自己的嘴巴,我脑袋又开始机灵起来。

次日下午5点,我人模狗样的出现在刘莹她们学院女生宿舍楼下,先发短信告知已经抵达楼下,再按照刘莹告知的楼层和门牌进楼寻找。
我走到刘莹宿舍门前,还没来得及长舒一口气以清醒头脑,门便打开了,刘莹脑袋探出来,笑道:进来吧。我有些诧异,心里寻思她怎么知道我在门口,刘莹已经转身往里走,对着宿舍里其他人说:酷哥来了,我们开吃吧。
刘莹的宿舍是4人寝室,房间里还有她的三个室友和一个穿黑色紧身T恤的健美男,后来得知这男的是她们其中一个室友的男朋友。刘莹虽然说开吃,却将拖鞋脱掉,颇为伶俐的爬到了床上,她们的床是上床下桌的设计,刘莹爬上去,轻巧的一扭身便坐在了床边,两腿垂下来,对着其他人说:你们别等他自我介绍了,等不到的,我来效劳吧,酷哥的中文名字叫冯十二……
刘莹没来得及说完,她的一个扎马尾的室友插嘴:中文名字?酷哥是英文译音?
刘莹调皮道:对的。
马尾说:怎么拼写的?
刘莹扭头对我奸笑:你拼给她们吧。
大家齐刷刷看向我,我:g-o-o-g-l-e。
她们彼此看了看,明白我在开玩笑,大笑起来。马尾对刘莹说:你不是说他像个闷葫芦吗?这不是很幽默的嘛。
说完,场面瞬间陷入尴尬之中。马尾一脸尴尬的看着刘莹,刘莹一脸尴尬的看着我,我却是异常的适应:弥补下吧,把蛋糕拿来。

蛋糕们被放置在房间正中间的一张小桌子上,之所以称做“们”,是因为小小的一张圆桌子上堆砌了各式各样的大小不一的甜点,除了刘莹,大家都略微拥挤的坐在圆桌周围,仿佛她们在进行某种致敬甜点的宗教仪式。马尾为了弥补,抢着介绍:酷哥你吃什么啊,我们囤积了这个月甜品店新上的慕斯,芝士蛋糕……
我不懂甜品,犹豫了会,选了个像煎饼果子的。
刘莹说:我们凳子不多,我坐床上吃,喏,你坐我凳子上吧。她的椅子塞在书桌下面,而书桌就在她的床板下面。
我坐过去,大家已经都叽叽喳喳表示自己是要哪种蛋糕或者哪个部分,并动手开分。健美男很友好的将那个煎饼果子似的蛋糕递给我。我仰头,便看到刘莹晃来晃去的脚丫,心下一动,仿佛自己站在了名胜古迹最佳观景台的位置。
那是昨晚雨夜中,那两只细腻和温热的物体的不同角度,此时,她们的主人已经接过了健美男递过去的某种不知名的甜点,大声的说“阿利雅多”。她的10个指头颗颗饱满,像十颗新鲜的花生,脚掌的纹络浅淡似无,仿佛是某种玻璃制品表面的划痕。两件艺术品毫无规律的晃动,偶尔静止,从指缝里,我甚至可以看到隐隐透过的节能灯的白光。
等到后来我和刘莹确认情侣关系后,这样的场景发生了太多次,每次我过来,都是坐在同样的位置,看着刘莹在我头顶怡然自得的晃动着她的脚丫。我每次来会带着一大包从超市采购的各种零食,每次入门都伴随着刘莹和她的室友们的一阵欢呼,她们都呼啸着跳下床铺,抢走她们喜欢的部分,又像小羊跳上木桩一样跳回去。接着房间里便充斥着她们开心的扯淡和大嚼零食的声音。我则是坐在床下看刘莹两只脚无规律晃悠,沉默着,却舒服自然,保持微笑,听她们闲扯。刘莹会炫耀似的大声喊出她想吃的东西,我翻出来递上去,把包装的一个角放在她脚丫的拇指和中指间,看她小心翼翼的把零食夹上去,边说:“prefect”或者“这就是生活啊!”。
那晚,我吃了这辈子吃过的最多种类的甜点,吃到张嘴全是甜腻的气息,吃到无比渴求一杯黑咖啡来中和这种味道。我看他们吃到某个触动她们味蕾的东西而露出夸张的表情,以及迸出连珠的妙语来形容感受,便突然对“馋”有了概念,在那之前,我所有对食物的诉求,都只能用“饥饿”来形容。也是从那晚以后,我突然爱上了一种叫“半熟芝士”的东西,每次路过好利来的甜品店,我都会买上一份,细细的打开,一口咬下去,回味脂肪和芝士在嘴里缓缓融化,布满牙齿和舌苔的感觉。如果星巴克附近是有好利来的店铺,我就会把半熟芝士带去星巴克,再点上一份黑咖啡,星巴克店员常常会拿过来一个星巴克的袋子或者盘子,小心翼翼的询问我是否可以把好利来的logo遮盖住,场面有趣得很。我呼噜噜喝上一口咖啡,再咬上一大口芝士,脑袋里就想起刘莹脚丫伸下来取走零食的样子,以及那句“这就是生活”。
刘莹送我离开的时候,嗓子都笑得有些沙哑,嘴角也满是蛋糕屑,她从床上滑下来,两只脚落入拖鞋里,向大家说:向酷哥致敬!
我向大家作别,和刘莹一起下楼。

刘莹送我到楼下,说:好吃吗?
我:这是你们问我的第7遍。
刘莹咯咯笑起来,说:不好意思。然后正色道:那……
我这会学聪明了,静静等她说清楚下文。
刘莹眼睛明亮的注视着我:再见。
我:嗯,再见,谢谢。
扭头离开,刘莹突然叫住了我:等会,我有个问题。她眼神捉摸不定。
我:嗯?隐隐觉着气氛不对起来。
刘莹:这个……
我:你说嘛。
刘莹:嗯……我有个问题。
我:哦,说。

刘莹轻轻的说:冯十二,我单身。
刘莹说这句话的时候,天色将晚,宿舍楼前的大型路灯缓缓启动,伴随着让人心惊肉跳的电流通过的噼啪声音。我瞬间手脚冰凉,脸皮发烫,这是四肢的血液都涌向脑袋,用于帮助大脑高速运转的征兆。我用尽所有力气要去猜她的下一句是什么,以及她想怎么样。
最符合逻辑的是:我单身,你也单身,所以你做我男朋友吧?可是我打心眼里不相信我运气有这么好。昨晚的运气已经用光了我维护版权积攒的人品,今天再中奖,我怕是要担心折算阳寿的事情了。
万一她的说法是:我单身,你帮忙介绍个男的给我吧?我应该也是接受的,毕竟她还没有确切的目标。但如果她下一句是:你帮忙把某某某介绍给我吧。而那个某某某恰好是我认识的,我应该杀人的心都有。
又或者,刘莹要说的是:我单身,你也单身,但是你不要以为我会喜欢你,所以请不要盯着我看。这就是说明她察觉出来我眼神涣散的色迷迷的表情,早点说出来以消除隐患。这我也是接受的,我从未奢想,最多算是轻微意淫。同时,我也没有不接受的理由。
我谨慎的说:所以?你的问题是?
刘莹脸色绯红,面带鄙夷:我问完了。
这真是可爱得很的回答,情况已经无限逼近我的第一种中奖的猜测。我有些始料未及,并且已经接近崩溃:额……
刘莹等的很不耐烦,咬了咬嘴唇,说:我这叫表白,你懂不懂?

这诚然是我从古至今见过的最坦率的表白方式了。

坦率的讲,这个故事到这里真是顺利的没有什么可读性,罗伯特麦基告诉 “故事事件创造出人物生活情境中富有意味的变化,这种变化是一种价值来表达和经历的,并通过冲突来完成”。他还说“经典设计是围绕一个主动主人公构建的故事,主人公为了追求自己的欲望,与主要的外界的对抗力量进行抗争,通过连续的时间、在一个连贯而具有因果关系的虚构现实里,到达一个表现绝对、而变化不可逆的闭合式结局”。老爷子说的实在是无懈可击,如果可以的话,我甚至还想再大段大段的引用下去。
也就是说,按照一个具有可读性的好故事,如果一个见色起义的家伙见到一个傻白甜,最开始就应该是色鬼频频失手,并且引起白甜的反感,甚至引起广大群众的反对。后来色鬼通过某个英勇救美的机会,使得白甜发现了色鬼作为一个猥琐的小市民身上具备的某个闪光点,例如热爱国家,不畏强权,维护正版,高数能考100分等等,然后开始接受色鬼,在按照时间顺序通过些花前月下的相处,白甜终究沦陷,而色鬼通过得到白甜,终于升华了自我,不再猥琐,然后故事结尾。这才是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故事脉络。
如果一个家伙对一个傻白甜见色起义,傻白甜毫不反抗,居然在第二天就主动沦陷,那么这个就是广大群众不接受的男盗女娼,不仅没有可读性,恐怕还会被当作反面教材。
同时这个故事叙事乱七八糟,时不时就“后来某某回忆起过去”,看得让人心烦。
每次想到这里,我都无奈的接受我和新海诚的另外一个共同特征,就是我俩都是讲不好故事的人,都犯有“情节不够,场面来凑”的矫情病,区别是他是真的讲不好故事,我是我的故事真的讲不好。

唯一的冲突就发生在刘莹用“这叫表白你懂不懂”这句话对我表白之后,我发现我发不出声音了。
我在读大学后,每周都会抽出2个钟头去医院做口语训练,训练内容就是一个善良的大妈,用对幼儿园孙子的口吻说:大家follow me,跟我念……几次三番,我还是有提升的,我觉着我无论口语上表现的如何差,至少智力是有明显优势的。多次的训练,让我在和人类接触的时候,没有那么紧张,发挥好的时候,还可以讲个半分钟的笑话。
然而,面对“我这叫表白你懂不懂”,我突然说不出话来,我努力的尝试,舌头却不为所动,我再用力,只发出哑巴一样的嘶哑的吼吼声。我的脑袋开始出汗,周围的声音都在无限的放大,我听得到身后路灯吸引的飞虫撞击灯罩的砰砰声,也听得到灯下的草丛里蛐蛐的吱吱叫声,也听得到远处走进的几个女生的谈话内容,我自己却发不出什么具有意义的声音。
紧急情况下,我掏出手机,发短信给她:你等我一会可以吗?
刘莹看完手机,表情像看个神奇的物种,担心且犹豫的点点头,又问:你还ok吧?
我短信给她:ok,你等我下,几分钟就好。

我扭头往宿舍走,脑袋一片空白。我决定回到宿舍调整下。
我的宿舍距离她们宿舍5分钟路程,我一路小跑回到自己熟悉的座位。努力平复自己的呼吸和心情,再尝试说些字眼出来。呼吸,再呼吸,我的室友应该觉着有头牛在宿舍里盘踞。
我的心情迟迟无法平复,主要是脑袋里老实窜进来各种奇怪的画面。先是想到最早认识的那批小学女同学,她们带着一股子帮助后进生的高尚表情拉我去给她们撑皮筋,动情的告诉我“别怕,你跟着我们玩,来,站好,别动……”;然后我又想到了火锅王对着她们说“你们怎么不找冯十二帮忙了”的时候,她们张皇失措的大哭;我又想到了高中一对对情侣路过我,男的对着女生咬耳朵说了什么,那个好看的女孩儿顿时嗔怒的捶男友的肩膀说“你流氓”;我最新的记忆当然是我当选“人瑞”的时候,刚一张嘴,下面所有人都捂嘴窃笑……这些画面像蚂蚁,而我的脑袋像块冰糖,用力抖落,又得面对它们下一波的进攻。
来不及调整心情了,我开始尝试调整硬件。我先喝了一大杯热水,来使口腔里的肌肉放松,不料没有把握好水温,半分钟后嘴巴就开始脱皮,好歹算是可以发出声音了。我趁热打铁,搬来镜子,对着开始念叨“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练习了30遍有余,接下来练习“I Do”和“我愿意”……

我再次有勇气跑到刘莹宿舍前,已经是半小时后了。刘莹坐在她们宿舍门口,看到我过来,站了起来,一脸的愤恨:你想好了吗?
我对着刘莹,一字一句:你确定嘛?
刘莹眼睛已经湿润,说:废话,你大爷的,我当然确定。
我坚持着继续说:这是个严重的事情。
刘莹眼泪开始顺着眼睛往脸颊流动:又不是让你娶我,就是让你帮忙占座位,买早点而已,作为奖励偶尔让你拉下手,你丫的这么神经质。
我结结巴巴,最后还是强行说出了完整的句子:但是,有些情况你还不了解。
说完我就开始哭,哭得莫名其妙:你知道,我……
刘莹泪点也是低的可以,我开始哭的时候,她积极地配合着我,哭得比我还大声,后来刘莹告诉我,她已经认定了我这家伙在找借口拒绝她了,所以从尊严上和结果上都有些接受不了,刘莹只是奇怪,她觉着这孙子拒绝别人自己哭个什么劲,看来要么是个玻璃心要么是个演技派。刘莹有些恼怒:你有什么借口你就说啊,你很怎么样啊?!我看你要说什么。
我:我……
我悲伤的发现,我又一次无法说话,我摆摆手,长长的输了口气,认真听了下蛐蛐叫来分散注意力。
我说:我很奇怪……奇怪……奇怪你懂吗?
刘莹突然走过来抱住了我,嘴里呢喃着说:我不懂。她的精致的耳朵贴到了我的脸颊,这只耳朵和昨晚我触碰到的不同,她不似夏风微凉,却似夏日一样炙热。我们再借用下阿城的动物性理论,我们作为动物需要安全、食物和配偶。现在,有个长着艺术品一样的脚丫的雌性动物抱着我,让我感到无比的安全,她甚至浑身还散发着食物的甜腻味道。
那一瞬间,我浑身无力,对这个世界的现在和未来丧失了所有的警惕。

Post TOC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