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10~09-17

2017-09-17 日常

转眼一周又过去了。
天气冷的很快,我已经从刚刚落地时的衬衣换成了棉袄,完完全全的冬天配置,我恍惚中有一种在这里已经生活了很久很久的错觉。

很奇怪,我到德国之后没有任何不适应的感觉,可能是我本身生活中就没什么地域性偏好的缘故吧,也可能是我天生适合浪荡漂泊耐折腾(感觉自己在不要脸的夸奖自己)。相反不仅没有不适应,而是生活的更舒服了一些。


打扫卫生!
房东老爷爷是个有点龟毛有点洁癖的老头子(好吧,德国人好像都这样子)对于卫生的要求格外多,我要租房子他啰啰嗦嗦说打扫卫生就说了半小时,他指着院子里的草坪说现在他还每天自己剪草坪,指着屋里面的地板说他儿子小时候经常在这里踢球但是现在还是很干净。我室友告诉我,老爷爷的地板都是拿着大刷子套着一层毛巾刷的,所以她们经常被嫌弃打扫的不够干净,然而对于在家的时候从来不想打扫卫生的我来说,明明很彻底了——

每周一次的大扫除在周末。这是我第一次用吸尘器,有点好玩,能清晰的感受到力欸,还能清楚的看到头发被吸进去。吸尘器估计用了很多年,古老的款式,又重又大,但是笨拙的有点可爱。吸完整个房间腰都要折了。我室友边打扫边吐槽以后有钱也不买大房子,打扫起来累死了。顺带着担心了一波即使买了大房子雇钟点工的时候她要是不认真干活故意拖延时间怎么办...
拖地板刷拖把,擦马桶都有专门的洗涤剂,马桶上也日常挂着一个像是盛有洗涤剂的小盒子,每次冲水都会冲下许多泡沫,我猜测有除味和除菌双重功效;用湿巾擦镜子和玻璃的桌面,擦完的镜子干净到我很想一头撞上去;卫生间的浴缸和墙面也要利用洗完澡的水汽擦一遍;德国人很标准的践行了垃圾分类,我们一共有四个垃圾桶,塑料,厨余垃圾,纸和卫生纸。楼下有绿黄蓝三个桶,分别是生物降解垃圾,塑料和金属垃圾,纸,最后每一家放厨余垃圾的垃圾桶都被关在石头砌成的台子里,可能是防止异味吧。

德国的厨房配置都是统一的,没有明火的炉子,而是电热丝的灶台,四个位置四个开关,每个开关有12档不同的温度,台子下面是烤箱。非常爱这个厨房,希望我以后的家也是这样子。
两天的时间我就习惯了用过灶台之后立刻用厨房用纸擦掉油,然后用专门的小刮刀把余下的污渍刮掉,再用水擦一遍,直到好像没用过为止。碗洗过晾在架子上,完全干了之后放进橱柜。两个人的厨房但是有大大小小一堆锅碗瓢盆,案板有三块,分生熟荤素。大概很多中国人家里也是如此,不过我们家一直不是,都是一个万年不用挪动的案板搞定一切。

对于打扫卫生这件事非常大的一个感触,专业且便捷的处理方式是会让人很自然的形成习惯的。我之前那么多年对我妈一直使用的杂乱一点才像家啊,打扫的那么干净也没什么用的借口短短几天就被打破了。很重要的是,我没有感到不适与抵触,而是在周末大扫除之后会有一种打扫完了好幸福和这周又结束了的仪式感。

当然,这也和我现在住的是别人zwischen给我的房子,颇有寄人篱下,不好意思懒惰,害怕被室友讨厌有关。


我有了心心念念的烤箱,早晨烤吐司和鸡蛋,煎香肠,中午就烤鸡腿配土豆,烤肉排配时蔬。晚上开火做卷饼或者水煮鸡肉和菜。牛奶又好喝又便宜,简直让我这个奶控幸福到飞起,周六逛超市一下子买七瓶不同牌子不同口味的酸奶,信誓旦旦要把所有种类都尝一遍,浩大的工程。和国内不一样的是,这里的纯牛奶脂肪含量越高越贵,脂肪含量越低越便宜。我这周买的1.5%脂肪的牛奶,没有全脂的好喝但是味道也很好。

周五晚上回家的时候老爷爷给了一块华夫饼,室友煮了奶茶给我,坐在窗边美滋滋地喝着茶吃着点心,生活怎么可以这么幸福。紧接着周六我就自己做了酸奶千层蛋糕,电饭锅当不粘锅摊饼皮是真的好用。

因为没看清楚标签,所以买了4欧一斤的小番茄,心疼到爆!

走在街头总是可以看见鸽子,完全不怕人。

因为要开证明而没有回家吃饭的中午,去了一家中国人开的日料和快餐店,服务员是中国人说中文,味道还好,但是还是不便宜。我朋友点了一瓶矿泉水,水上来的时候是蓝蓝的玻璃瓶,打开之后倒在高脚杯里面,当时他就开始担心会不会很贵...缺钱的日常。

有一天回家路上,一抬头看见了树丛中有彩虹。

第一次坐公交车,下车的地方枝叶茂盛的探出了人行道,过马路时,车远远的开过来好像开进童话王国。

树丛里还有儿童乐园。


下雨天我会心情很好。晴天天会很蓝很蓝,我会心情很好。看到一大片卖鲜花的,即使不买,我也会心情很好。在邮局用蹩脚的英文问穆斯林小姐姐在哪里给信封付钱,她对我笑,我也会心情很好。和我不同路回家的同学要赶地铁跑走了,留我一个人在最后慢慢走,树影投下来,阳光洒下来,我也心情很好。我只是走在这样的路上,看着形形色色匆匆忙忙的人,就是会莫名的心情很好,好到想和每一个人说hallo,但是那样会被当成神经病吧,想着想着我就忍不住笑了。

非常喜欢可以和老爷爷一起去超市的周末。我悄悄的观察他把车速加到100,听车子呜呜的声音。德国的路上车子都跑的飞快。

折腾了一晚上之后终于找到了一本德汉词典放进kindle,开始读德语书了。但是进到德亚的eBook我一片茫然,完全不知道看哪一本。而且没有信用卡和德银的卡还没有成功激活的我只能看免费的,发现爱情小说特别多。
周五考完试之后发现了有一本德德词典的重要性(因为考试可以带)就去书店买了。德国的书真的是很贵很贵很贵很贵啊——差不多一样的厚度的书就是和国内差不多的定价,或者稍低,可是这是欧元啊,汇率差了8倍——所以说在国内买书还是幸福。
看着一整个书店的书幸福的冒泡泡,想起价格瑟瑟发抖,还是只买了一本词典。

不过我还是没什么新朋友。
而且我每天到了晚上比较闲的时候国内的大家都睡了,很难保持联系。
唯一的进展是和我室友熟悉了起来,从我多烤一个鸡腿给她开始,我们经常在一起吃饭,她带着我去逛街逛超市了。
她给我推荐了亚超的饭扫光。这是一种有这丰富配菜的酱,或者说就是一种咸菜,有很多种口味,蘑菇啊,笋啊之类的。不过我不是想说味道,而是我第一次知道这个东西是高中的时候看刘瑜的《送你一颗子弹》里写到她在美国的时候,这个东西拯救了她的伙食,她蒸一锅米饭,拌着饭扫光就可以吃的很幸福。我甚至能臆想出她看见蚊米从中国超市买回去时刘瑜两眼发亮的样子。没想到我第一次与它相遇,竟是如此场景,有一种奇异的巧妙感。
(不过后来我尝了一口之后突然觉得这个味道异常熟悉,想了很久之后想起来这不是我第一次吃饭扫光,真正的第一次是一个四川的大学同学给了我一整瓶。一下子还是有一点点的遗憾,这竟不是第一次,那我之前的感慨岂不是很矫情,还是建立在记性差基础上的矫情)

今天很冷,但是我还是在阳台上坐着看书画画喝茶吃点心,坐了一整个下午直到天色暗下来。
很舍不得周末又过去了。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