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18~09-23

2017-09-23 日常

周六的晚上十一点四十六,又困又饿但是下定决心必须今天写完周记的我在用今天中午剩的番茄土豆牛肉煲煮意面还是直接搭配法棍在烤箱里烤一烤之间徘徊之后,抱着奶油布丁回了房间,一口之后被甜到清醒。

所幸我从昨天开始恢复了跑步的习惯,要不然不用等下次回国,可能下个月和我爸妈视频的时候我就胖的他们都不认识我。


感谢好看的女老师的提问方式(回答完问题的人指定下一个回答的人),让我在和隔了一个过道的外国小哥相互指着回答了好几次问题之后,终于酝酿起了语言要问清楚他的名字顺便要个联系方式,正在我心里翻来覆去纠结用敬语还是随意的称呼,要不要用更委婉的第二虚拟的时候,他递过来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最简单的几句德语:我叫yusuf,你叫什么,可以写给我吗。

这一刻我开心程度和喜欢的男孩子答应了我的告白的开心程度都差不多了。然后发现写下来名字有什么用,我们都不会读...


这简直是质变的一天,我不仅成功拿到两个外国小哥的WhatsApp,还第一次成了小组口语练习的发言人,谁能想到大学四年里被公认的话痨如我,现在在课上读几句德语声音居然颤抖。这次我们练习的主题是随意写某个地方的五个特征,让大家猜是哪里。
我们组的思路很常规不好玩。其他第一组写的地点是金星...很多奇奇怪怪的很难猜。
“X这个国家有欧洲最大的城市,有著名的Döner,是欧洲人最喜欢的度假胜地,有非常多的穆斯林,位于欧亚大陆之间..."(答案我写下一期,尽管大概没人看,看见也没人猜)

上一次的口语练习假设的时候,我们组的题目是”一个男人走进了银行...(中间写五句话)...他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
不得不说德国人教授语言的方式和中国人真的完全不一样。


用外语和人聊天简直有毒,一边想话题,一边查不会的词,甚至用上Google,但是”尬聊“下去简直越来越开心。
同时和土耳其小哥以及叙利亚小哥聊天打字到飞起。
讲到国籍,叙利亚小哥说他家里现在正进行一场巨大的战争,我一下子就无话可接。敏感话题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幸好闲扯到了音乐电影做运动,他居然喜欢王家卫,这一刻我很感谢中国有这个导演让我有一个话题。
他是逃难走到德国来的。政府会给补贴,一个月1000欧。这种曾经在新闻里看到的事情现在就出现在我身边的感觉让我一下子想起我大一的时候有一个女孩子是广西的,当时家里发洪水她要回家——当时我一下子就觉得上大学最神奇的地方就在于曾经以为很遥不可及很故事的人和事就这样出现在你身边,让你感觉到这真的是真的。这种感觉一下子就重现了。
土耳其小哥上来就约我周末出去,说要给我展示土耳其文化,我实在是怯怯的被很多负面新闻吓到准备到时候拉着朋友一起。德国非常多土耳其移民,他们大多都不继续读书,而是直接工作。我还咨询了他一下怎么找到的超市的工作~

语言深深的限制了我们的聊天,谈到很多东西都是我们都喜欢,我们都知道,我们都有看法,可是我们不能相互明白,特别是涉及感受,在我用中文都难以准确表达时候,更何况用我蹩脚的德语或者英语。

但是还是上瘾的连续两天聊到凌晨很晚。


我大概还一直处于没见过世面的状态所以对所有不值一提的小事发生都会激动亢奋半天。

在火车站遇到了发奥利奥饼干的工作人员,第一个小姐姐发给了每个人,然后无视了我。我暗搓搓地很想要但是又不好意思上去要,就很没出息的来来回回在车站转了很久,终于领到了三包夹心不同厚度的奥利奥以及一张介绍新产品顺便测评的宣传页。

最近有个习惯,去所有地方都喜欢拿宣传册和广告——从德意志银行到pizza外卖单,从车站免费杂志到买东西的所有票据,甚至连肯定玩不起的帆船俱乐部。攒了厚厚一沓,要认真研究一番。


有个新疆上学的同学,和我时差只有大概四个小时,我有两天很喜欢找他。


德福考位!
他们又开始抢德福考位了,11月19号的考试。我感觉两个月的时间完全不足以让我德语脱贫致富,我想慢慢来,不想依靠一次次的碰运气去考试了,想等学的足够好了,再去考试,我之前的尝试都告诉我,不要急啊,依靠运气和考试技巧本身是一件极其不靠谱的事情,几乎都是浪费金钱的无用功,还是等实力到了,自然水到渠成。
但到那时候其实没太多机会,而考试还是一件有点偶然的事情,没有语言成绩的确有点头疼,也许一着不慎就又要多耽误半年时间。
不知道孰对孰错,还是想慢慢走。


特殊情况我室友的男朋友留宿了一晚。
我室友的男朋友就在一帘之隔的客厅和我室友吃饭,说话,刷碗。
在我从前一段时间在家闲的分分钟想分手的状态走出来之后,视频的时候都会很开心,特别是周末可以视频久一点的时候,会格外开心。可是并没有觉得很想念,一个人的时候也没有感觉孤单。
只有这一刻,我真的是很羡慕,很羡慕,才恍然我的想念。

今天下午我室友因为懒得出门拒绝了她男朋友的见面邀请。嗯,我除了羡慕也说不了什么。
东西拥有的时候总觉平常。


我天天看见好多花花草草,在地铁站和主街上都看见卖鲜花的,几欧或者十几欧一束。很喜欢很想买,可是我连花瓶都没有,连花瓶也要买——
就放弃了,回去给我妈妈定了一个月的鲜花。(Flowerplus,一周一束,按月定,这个方式实在是让我太喜欢了,推荐给了很多人,多希望它会给我广告费哈哈哈哈。)和我不买的一束花一样价。

我以后要给我的家里摆满鲜花。


从来没见过这么不爱上学的小孩子。竭尽全力向家里跑,边跑边声嘶力竭的哭号,被他哥哥拦截,夹着往车站走,他就双腿扑腾着下来,往回跑,没两步又被拦截,一次次都不妥协。
全世界的孩子都是一个样子的可爱。


胖到夸张的人非常多。在中国很少见。


婴儿车的种类和配置超级多。大街上见到几乎每一个婴儿车都不一样设计,有双排的,有单排的,有上下两层的。小孩子都可爱到我室友说德国如果有人贩子的话大概每一个都很好卖,因为没有不好看的。


在德国能遇到的残疾人非常多。这两周我见到的残疾人可能比我在中国的22年里遇到的都多,我能记得非常多清晰的画面——在我回家的路上前面缓慢前行轮椅背影,设计复杂可以直接操纵轮椅冲上地铁的老爷爷,宜家门口拄着拐杖背着大包的年轻人,他们有的是自己一个人坐着轮椅,或者拄着拐杖,也有的是和家人一起。
最开始我坐地铁的时候更喜欢单排单座的位置,不喜欢和人坐双人位置,我会避开画有婴儿车标志的单人位置,经常会坐到一个侧着的位置,那个位置周围很宽敞,连对座都没有。某次我照例坐在那里,就来了一个坐轮椅的老奶奶对我说,可不可以把这个位置让给她,这里会比较方便她放轮椅。我才知道这里原来是为了残疾人设计的,但是没有标识。
之后在公交车上也遇到了女儿推着妈妈,把轮椅放在座位可以折叠起来的地方,一样宽敞。
我是一个很健康的人,在哪里生活都很方便,以至于很难发现周围都有什么为了他们而存在的设计。但是能在所有日常的地方看到他们,就足够了。
很巧的是,刷豆瓣正好看到有点关系的文章,附上链接https://www.douban.com/note/637929748/


(我见过的)不是每一个德国人都很帅,但是每一个德国人腿都很长。小短腿非常羡慕...


Duet --Rachael Yamagata
A去看了她的现场,告诉我感觉Yamagata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和想象中一样。在现场有很多周边售卖——A前面排了漫长的人之后他一眼就看见了仍然留在现场唯一一张手写的歌词,旧旧的无人理睬,上面就是Duet,毫不犹豫的买下来了。
生活总是有很多意外的惊喜,就像当年我和A还没有在一起,各自在自己寝室打着321播放然后静静听同一首歌的时候,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一天会见到这个歌手,并且拥有这张写着我们最爱的这首歌的歌词。
歌词上写着签名和“to Mushroom"(囧,现在大概很少人叫我外号蘑菇了)


很多好看的地方地名翻译过来真的都不好听。比如”Friedensplatz”是和平广场,“ Phoenix See“是凤凰湖。据说多特蒙德最富有的德国人都住在这附近,但是凤凰湖好小啊——一圈只有3.2km。

因为各种新闻的缘故,我都极其注意自身安全,从来不在天黑之后出门。但是这次和朋友跑完步到家的时候稍稍有点晚,惊喜地发现每一家的门前都有灯,有人经过的时候就会亮起来,门廊下闪着昏黄的光,很温暖。


总觉得老爷爷是喜欢我的吧。因为他叫不出来我的中文名字,我只能把我小名告诉了他。他叫我lulu,每一次都像是声音咕噜咕噜滚出来,萌萌的。
我听力口语很差老爷爷说话还吞音所以我们沟通很障碍,但是他大概是像我喜欢他一样喜欢我的吧。我对着他笑,他也对着我笑。然后我一直盯着他笑,什么都不说,他就像爷爷一样伸出手揉了揉我的头发。
感觉在准备来德国的过程中遇到了各种各样的意外状况,不顺利和崩溃,却是实实在在在找房子这件事情上幸运了一回。


下周再见,未完待Xu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1179544934 reply

    好棒啊,喜欢老爷爷

  • 1179544934 reply

    很挫地点到了两次

  • arlmy reply

    伊斯坦布尔?

    • 8min21s reply

      @arlmy 其实是对的,但是我们的答案是国家啊…最大的欧洲城市是伊斯坦布尔。话说那个土耳其小哥告诉我德国-土耳其的往返机票不到100欧。真是想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