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4~10-01

2017-10-01 日常

可能因为今天吃的太多,头疼且困,我本来已经决定这周拖更(啊喂,仿佛自己是一个有很多粉丝催更的大V,然而知道这个网址的人好像都不够十个,看的人大概更少),刚刚把电脑关上,就想起来了要准备一下3号和房东签合同以及之后anmelden(类似常住人口登记的手续)材料——
又认命的打开电脑。
又开始写周记。


多蒙的微信群里一直都在出各种二手旧货,书和各色生活用品,定价大多三五欧,多不过十欧。
突然出现了一个画风清奇的少女,她表示自己是第一次卖东西,不知道定多少钱合适。我心想,我也是第一次买啊,怎么知道你想卖多少钱——
这种价格的博弈还是艰难的,不好意思给的太少,也不想给的太高。她有机会一对一面对很多想买她书的人,就有了价格的选择权而不是定价之后根据时间先后来出售。
她大概不是无意的,但是实在是很聪明的卖东西方法。

顺便吐槽一下帮我拿书的学长极其不靠谱!因为我在多特蒙德,卖家在波鸿,我学长住波鸿。于是给他们约好了中午十二点主火见面拿书,他足足失联加晚到半小时,不道歉,反而甩锅到我头上说是我没他说清楚时间和他没关系。但是我求他帮忙也并不能说什么,只能拼命给卖书的同学道歉。


去亚超买东西,收银员是一个中国河南焦作人。对我说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可以来找她。

在中国人开的吃盖饭的日料店吃完饭之后去问老板要不要招临时工,他留下了我电话,说等冬天忙的时候通知我。


自己剪了刘海,剪完之后没有人看出区别,说明成功。


办理转网的时候遇到了一个跛脚的可爱小哥哥,超级爱笑,话非常多,不会找透明胶带的接头,帮他找到之后他一直在感慨神奇。遇到这样的人总是会让人心情大好。

回去的路上遇到一大群球迷。在啤酒广场上大喊大叫。C罗来多特蒙德了,告诉美辛说“这可能是我离你罗最近的一次”(我大学室友是C罗铁粉)


我们班有一个叙利亚小哥,叫Ammar,他每天都迟到,并且从不做作业。
我们的大长腿女老师上课会锁门,一旦迟到就不能进门了,并且任凭你在门外怎么敲门,老师都会置若罔闻。
当他们俩相遇...
我们班群每天的对话都是——
Ammar : 谁能来上一下厕所啊,我在外面
X:等一下
五分钟之后X去了厕所,回来的时候带进来几个迟到的同学,没有Ammar,一会就听他在外面敲得感觉门和墙都要塌了。
很想知道为什么每次有人上厕所拯救迟到同学的时候Ammar 都去哪里了。

我和Ammar坐过一天同桌,算是比较熟。他比我小,只有21岁,但是因为叙利亚战争所以中断了大二的学习来到德国重新申请本科。他要学药学,因为医生在叙利亚收入很高受人尊敬,想去汉诺威。不过原因不是汉诺威这个学校好,而是他喜欢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在那里上学。

最近和很多国家的同学聊天会感觉其实大家都差不多。

上午在图书馆,用我的渣德语给尼泊尔同学Nashib(Nashibi在尼泊尔是幸福幸运的意思,感觉大家起名字的方法都差不多,随父亲的姓氏,选美好的字做名字)讲语法。很是匪夷所思的事情,为什么他们的语法都如此不好,但是听力口语却没有问题。

中午在咖啡店吃热狗喝咖啡,他执意要付钱。尽管一共才五欧,但是还是不好意思。
他有几十盘德语电影的DVD,借给我了阿甘正传和万物理论。我的光驱播不了,生气。
所以现在迫切的想搬到有DVD放映机的楼上去。


我第一次在自助咖啡机买中杯的咖啡的时候非常费解,为什么不满,而是半杯多一点。第二次看到了hot wasser的选项,暗暗想难道可以加水到满?于是就按了一下,水填满了剩下的半杯还没有停下,我匆匆忙忙赶快端开了咖啡+水去结账,然后被收了大杯的钱。
突然恍悟了,小中大杯的杯子是一样的,只是按照多少付款。
那么为什么咖啡机上要有“hot wasser”(热水)的选项呢?为什么呢?

很久之后我终于在咖啡机旁看见了茶包。


跑遍了所有我知道的运动用品商场和玩具店,买到了跳绳。跳绳就叫Siel,绳子。


我和朋友坐地铁各自回家,他U41,我U49,然后下了电梯之后分别有两个箭头指向两侧,我们就分开了。一分钟后我又看见了他那张大脸——就是同一个站台,我们围着电梯柱子走了一整圈,一人一半。
“我们在这里相遇”我看见他那一刻狂笑不止然后想起了这本书的名字。


又逛宜家。德国人的被套里有一个80*80的枕套,但是怎么也找不到哪里可以买80*80的inner(内芯)。
执着如我是不可能放弃的,半小时后我看见和我被子一样价格的巨大靠垫薄内芯。


我真的觉得我上辈子可能是个厨子,要不然我做起饭来怎么可以这么得心应手。


十一假期开始,A坐汽车回武汉了。
他小时候是在武汉长大的,但是因为家庭原因,小学五年级的某一天,没有任何告别的,他匆匆忙忙随着父母离开了武汉,和他喜欢的朋友和老师们失去了所有联系。直到大三,他通过那年武汉高考的报名名单找到了他班主任的女儿,辗转联系上了老师和同学。
现在他要回到武汉去看他们了,他告诉我“我想和小时候的自己聊聊天,可我不知道他是否愿意和我做朋友”
我没有这样的经历所以体会不了他的感受,但是还是很好。


无意间就掺和到了女孩子们没有硝烟的战争里。
琐碎,无聊却有趣。
我单独写。


上一期答案是土耳其。


喜欢看到现在的你,么么哒~
未完待Xu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