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2018

2019-04-28 2018

这个拉拉杂杂的总结其实三个月以前就写好了,但是因为直接写了很多我觉得还是有点私密的东西,我发出来的第二天就又感觉有点害怕被这样直白的知道而删除了。今天写游记,突然想起来这个被我扔到文件夹角落的总结,还是想发出来。

我的2018

离NMIT考试还有一周。
为了给NMIT留足够复习时间,我冒着第二个考试日期可能遇到更多更难更没有复习到的考题的可能性,把Prozess的考试日期改到了一个月以后。
然而,我现在居然2018年终总结。听上去很不合理,但是熟悉我的人都知道,这确确实实是我会做的事情。

写年终总结真的很难,因为我真的有很多变化也有很多没有变化,这些我都挺想写的,并且这一年我真的过的不算积极努力上进阳光,没有什么可以昂首挺胸等待夸奖和感叹的事迹,同时我也不知道按照什么思路来梳理这一年,足迹?(去年年终我是想这样写的,然后发现这一年跑的地方乱七八糟,最后就只罗列了行程,总结就流产了)心路历程?(也没干什么大事情,哪里有心路历程)

算了,我就随便一写,你就随便一看。

2018最大的成就可能就是坚持写日记,尽管也不是每天都完完整整的写了,但是没有中途放弃。我今年又买了灯塔的一日一页的本子,希望可以更好的维持这种仪式感。2019年选的是玫瑰红的颜色,每次看到都会想起<四叠半神话大系>里面说到的玫瑰色的大学生活,希望我新的一年可以过很好。(本来想根据日记写总结的,但是日记里的零零散散太多,摘了很久很长,才看到二月中。自己看自己的日记就是会这样子,明明就是一些无聊的小事情,却还是会感到很有价值,很想讲出来。我把摘的部分放在最后)

尽管我已经成年六年之久了,但是心理上很多时候还是没有接受“我其实是成年人了”这件事。成年这件事和我十八岁那年以为的不一样,不是时间一到,成人大门骤然打开,即使没有准备好,也会一下子被推过去,再回望的时候,门就已经关上了。而是一直在穿过一条长长的曲折的走廊,一点点地朝前走。

所以慢慢走慢慢看吧。

德语考试

终于考过了德语。
在一次次的崩溃大哭之后,在从没有过的情绪持续低谷之后,在无数的自我刨析,自我安慰,自我拉扯之后的终于。
2018年上半年我有很长一段时间是陷在这样的状态中的。我是知道自己是在逃避的,我一边嫌弃自己,一边不知道如何克服这种逃避。我早晨睁开眼的时候,其实是可以爬起来学习的,但是我还是选择继续睡下去,漆黑一片的房间格外有魅力,似乎只要呆在里面,便可以忘记时间的流逝,一直一直一直这么躺下去。想要赶快考过德语,想要一个机会重新开始,想要摆脱这种自我麻痹的生活节奏,但是毫无行动。
然后我从某一天开始,就发现我在接受一切事情的时候,情绪变得越来越弱了。我好像看什么都像一个旁观者。没有特别舍不得的人和物,也没有一定要想得到的东西。毫无情感,少有起伏。我不知道因为什么,也不知道要做些什么。我就躺在床上日复一日地看着毫无用处的他人的生活,日复一日地扫过无聊的我都不好意思说出名字的网络小说打发时间,吃很多东西,感到自己越来越胖,也不做出任何的改变,甚至不为此感到丝毫的内疚与后悔,就是放任时间过去。很难集中精力去做什么事情,无论是读书,学习,还是看电影,看动漫,都没什么太大兴趣,连娱乐本身都无法集中精神。
我不愿意对任何人承认我现在的状态,我甚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太懒了,太放纵我自己,还是我真的出现了什么问题。
很多次我走到立交桥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车,都会想如果我从这里一跃而下,被车撞飞,是不是就可以摆脱所有无聊平淡压抑,一切都那样容易结束。至于我爱的人与爱我的人如何,就与我全无关系了。我真是个顶顶自私的人,但是这样想会让我感觉到轻松,给我勇气轻松的生活下去。
最开始2月底出FH Aachen的笔试成绩的时候还是冷静的,觉得不出乎意料,因为在考场上就觉得考的很不好。但是还是会羡慕那些正好卡边通过的同学,运气真好。一而再,再而衰,三而竭,我一次次面对这样的结果总有一种再也不想拼命努力复习的感觉。我觉得自己越来越疲惫,觉得自己生活状态十分无聊,觉得对于学习的热情被消耗完了。我不停反思归纳总结我的问题在于——

“过于沉溺与生活本身的琐碎乐趣而忽略了真正重要必须完成的任务“

”总是想要重新开始“从初一的时候转学,到高中想学文科,到审核交材料这些事情里几乎每一次情绪的低潮,都有因为觉得自己做的不够好,就想重新来过,想重新给自己一个完美的开始的想法在作祟。但是实际上从头到尾都完美是不可能的,想重新开始只能更糟糕。

3月13看到同学考过DSH,我羡慕而崩溃的大哭。
我任性的放弃了DSH1的口语考试,坐车到科隆下车吃了个早饭,又坐车回来了。哭过崩溃过之后一下子想清楚了,不过分要求自己一定要从消极颓唐中走出来,开始学着接纳自己什么都不做的鬼样子,而不是因为无法控制自己而放纵自己还说那是接纳自己。
去考了3月20的RWTH的DSH。笔试过了,4月9出成绩第二天考口语。
没过。失去了依靠运气度过这最糟糕的阶段的机会。希望糊涂地不直面自己的问题是不可以的。但是直面问题并且努力去解决问题的过程总是很难,依靠自己的力量从一滩沼泽地一般的生活爬出来很难。我知道自己没过的时候,只是一遍遍在大脑重演昨晚我在大脑里自己与自己对话时熟练而话题奇异的德语对话,并希望之前的一个小时重来一遍,想着要是过了有多好,我一定会立刻滚去写一篇文章来倾诉我这一路走来的难过与艰辛。可是没过,但我居然没有如我想象中的过与不过都一定会哭的不断哭泣,而是清醒地告诉我自己,我只能在继续在这一片沼泽地继续行走下去了。

准备汉诺威4月21的DSH,骑自行车去了两天图书馆,因为没有月票,骑车太累,还是继续在家低效复习中。不想着重新开始,而是想着学一点是一点的开始,就很容易进入开始学习的状态,然后沉溺其中。
考完的那天,文章很简单,但题挺难的,等笔试成绩,开始新作息。考试结束了,反而开始能好好学习了。笔试成绩出来之后和鲍鲍约着练习口语。5月24终于过了。那一刻真的是开心到不停地笑,完全不会想哭。但是也没有开心很久,立刻开始纠结是直接搬家到亚琛旁听半学期,等开学注册,还是申请柏林工大,回国等开学去柏林。

与德语考试战斗的日子不止上面在德国DSH这备考与考试的几个月,在这之前还有好多次的折腾与尝试。从暑假整日在北京上德福培训开始,到大四结束前两个月去杭州租房子上课,每一次从备考后期到考试结束之后至少两周,我都会处于情绪的低潮。

经过这段很丧很丧的阶段之后,我终于逐渐地学会了不那么强求自己一定要在某个时间线以前做到某件事,真正想要做到的事情,当留的时间足够,就基本上能够做到,不要那么急。也在不止一次惨败之后,终于能让自己不要想要依靠运气去逃避艰难,也不要抱着侥幸心理去做力所不及的尝试。也开始接受自己存在任何事情都不做的日子,不学习不读书不娱乐,能在纯粹的空白时间里也不感到极度焦虑。这听上去写起来都无比鸡汤的话,却是我终于趟过那一片沼泽地之后很切实的收获。但是直到现在我都还没有完全摆脱那段漫长的低潮期里留下的生活节奏,希望2019年能变得更好一点。

家人

我觉得我很少写到家人。
今年我终于当我爸妈不在场的时刻,都能很好的应付打给我爷爷奶奶的电话,哪怕我喊出爷爷奶奶这些称呼还是觉得别扭。也突然在过年过节的时候学会了主动给我叔叔舅舅,姑姑小姨发客套的祝福,叮嘱他们注意身体。尽管我还是觉得他们很陌生,但想到我妈妈会因此觉得我懂事了感到开心,也就觉得这种无聊的聊天也没什么了。暑假在家的时候,我和我堂妹去云南玩了十天,这好像比我们俩从小到大呆在一起的时间都长,我妈妈和婶婶都对此表示震惊,不知道我们俩为什么会约好一起出去玩。我和所有亲戚的关系好像都在逐渐拉近一些。

我妈妈退休了。我选了很久母亲节礼物,一整套学习水彩的东西。在豆瓣上问了友邻,选定了一册书,纸,颜料和笔。可惜我妈退休之后一次还没有用,我姥姥就生病了,她就开始照顾我姥姥。
我姥姥是脑梗塞,右手右脚不听使唤,说话说不清楚。

我有些希望每天给外婆送饭,然后坐在她身边看书,静静地等着她康复训练,然后抚摸她全白的头发和褶皱满布却光滑的脸,看着她对我笑,自己也抬手去摸我刚刚摸过的地方。这时候我意识到我是喜欢她的,因为是她,我并不惧怕触碰苍老,可惜也仍然没有像我妈一样爱到不忌呕吐与屎尿的地步。
吃晚饭的时候,我妈还在纠结是请护工还是她每天去医院送饭,和我姨轮流在医院,她又突然说应该问问我婆喜欢哪个,然后就发现这个问题很徒劳。外婆现在接受护工了,因为她怕她女儿受累。一下子妈妈就哭起来,她说想到我婆都这样了,还在操心她。这就是有妈妈的感觉啊,听的我也跟着哭。
我知道即使有护工,我妈也有操不完的心。刚离开五分钟,她又折回去两趟,叮嘱护工晚上带我婆散步,给她泡脚,记得测血糖,电梯下到一楼,她又想起来一堆注意事项,说回家打电话再讲。
一整周都在听我妈念叨护工的事情,要辞去护工又被我大舅和我爸说。他们完全不懂,一个每天时刻担心自己妈妈吃饭锻炼怕她受委屈的女儿,又如何让她每天能放得下心只是出钱而放手歇在家里呢?
还是辞掉了护工,我妈每天亲历亲为反而开心了好多。我爸在车上说,我大舅花钱请护工,我妈辞了人家,她一周照顾我婆五天,我姨来两天,她还觉得占了多大便宜。我妈是占了便宜啊,毕竟省了他弟弟的钱也是省钱。
有一天还看到我妈妈帮我外婆洗澡,在小小的卫生间里面,我婆坐在一个老旧的有靠背的木椅子上。赤身裸体的中年女性和老年女性,这个画面让我想拍下来,很和谐,也很美。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我婆全部赤裸的身体,干枯瘦弱的几乎只剩皮包骨头的四肢,微微鼓起的肚皮上也全是皱纹,乳房小小的扁扁的,下垂的厉害,像两个口袋。

在我妈的坚持下,我婆辗转了四个康复医院,终于又可以站立走路了,请了护工,回家。

今年1月19那天和我妈视频,她告诉我,我婆又有了新的梗塞,又住院了。不能说话,不能走动,不能自己吃饭喝水,我完全不知道如何去安慰我妈。其实我也不知道当活着艰难成了这个样子,要怎么坚持下去,但是不坚持,又该如何放弃。可这些话我只是想想而已,不能说出去,我其实没有太多的因为生病与衰老难过,更多的是担心我妈妈。她说着我姥姥这辈子太苦了,就又哭起来。
我想到元旦那天她突然和我说,”不知道怎么了。我觉得孤单寂寞,我也许老了吧。你婆有病之后,我不知道怎么了。没事了。“”我觉得我都快抑郁了。我和你婆一样性格内向。“
我听我妈这样说,真的是手足无措。只能那一周天天找她聊天。
我妈妈常常觉得内疚,之前两年我姥姥一直因为二十多年的气管炎和哮喘住院,又因为便秘严重,就重点在带她治疗这些病,而且几年前我姥爷去世之后,我姥姥情绪就很差,常常不配合治疗,我妈就觉得她忽略了脑梗的前兆,一心在关心其他病。”如果我早点发现,她现在是不是不会这么痛苦?“
23号那天我姥姥去世了。三天之后我妈和我视频的时候给我讲了我婆去世前后的事情。我听她说”我没有妈妈了“。

6月中旬的时候回国,当时就买好了返程的机票是九月初的。其实十月份才正式开学,回来这么早,一方面是为了收拾东西,还有一个原因是,我觉得在家呆两个月,大概就是极限了,再长估计就是相看两厌,天天吵架。
结果这次在家的时间比我想象中快得多,陪我姥姥在医院做康复,给一个高中小姑娘做家教,和我妈还有一些阿姨出去吃饭,在每次我爸回家的时候陪他逛街。我妈都感慨,我这次回来好像一下子不一样了,之前每次要出门逛街,都和要我命一样,死活不肯去,这次逛街的频繁程度远超曾经,我都跟着乖乖出门。好像是这样子的,一下子觉得稍微迎合一下我爸妈喜好没什么,能让他们开心我也蛮开心的,这样想起来,就觉得逛街这件事也不是不可接受了。(真是匪夷所思,我妈喜欢逛街也就算了,我爸才是真正的逛街狂热爱好者)
两个月过去的时候,我居然还不太想走。

但是其实因为观念的差异,我们还是有无数的问题可以争吵。

比如因为柏林工大和亚琛的问题吵了起来。我爸的态度日常就是你的路你随便选我都尊重,但是我心里想的是你这样根本不对。如果我选的和他想的不一样,他绝不直说,但是话里话外都在引导你选另外一个。我说柏林是一个我特别喜欢的城市,要什么有什么,有都市的繁华,也有文化的交融,有崭新也有破旧,有遍地的博物馆和各种各样的演出,还有树木有河流。亚琛就一村子,一点都不好玩。然后他这次没忍住,对我吼说你是去上学的,还是去玩的。亚琛的专业不知道比柏林工大好到哪里去了!我说我觉得我当年选吉大选的不好,如果再给我一个选择的机会,我想选一个大城市。我觉得在一个大城市里比较长久的生活经历,会给人勇气,对我来说,这比大城市带来的视野更重要。他就咄咄逼问我,如果让你重新选,你去哪个学校。又说当年他建议我去成都去长沙,是我不去。
从小到大毫无改变,我面对我爸总是可以委屈到哭。
从小到大都是他告诉我你自己选。
然后我根据我自己的判断和心意,随便选一个,之后发现欸这个选择其实有点问题,但是我选之前不知道啊。于是我想下次再选的时候根据这次选择修正一下。
这个时刻他就会跳出来嘲笑我,说这是你自己选的,你凭什么不坚持到底,或者表示,当初都是你自己选这个,我说的什么什么我建议的什么什么你不听,你看你是不是活该。
我知道他每一次都是为我好,他很爱我,他为了我付出很多,可是我还是会因此感到难过。
不过我还是不会听他的就是了,我还是坚持要去柏林,除非柏林工大不要我。
结果吵架吵太早了,真的被拒了。

比如每次和我妈谈到恋爱这个话题,都会以我和我妈巨大的分歧而告终。她希望我分手,不满我男票的重组家庭。她觉得我未来要面对的亲戚关系过于复杂,觉得复杂家庭关系中成长的孩子容易有心理问题,觉得我未来要承担的养老任务过于沉重。所以几次谈话之后,”当我男票不存在“基本上是我妈的态度。我觉得恋爱本身是过程,结果最后好与不好没有那么重要。我妈观念中设定的恋爱线在30岁以前,她觉得我这段她看来不够靠谱的恋爱太长,会耽误下一段的开始,而且相处时间太久不合适再分开会太痛苦。
可是我觉得即使现在一切都好,其实也不能保证以后会天长地久过完一生,时间根本不成为问题。如果没有遇到喜欢到可以一起面对生活琐碎无聊意外的人,根本不应该结婚。两个人凑合着过才是生活烦恼的最大根源吧。结婚这件事,对一些人来说可能是亲密关系中安全感的来源与保障,也是拥有下一代的前提。但是对我来说,我不需要婚姻带给我安全感,也不想要下一代。

越来越少的吵架,只是因为我们还算和平欢乐稳定的交流是建立在我无数的谎言和隐瞒之上的。

圣诞假期我在广州的这些天,我爸妈以为我会先去德累斯顿再去纽伦堡的同学家,最后和他们一起去荷兰玩。周末视频的二十多分钟里,我们从天气聊到图书馆,从我下周的计划到我爸下个月的工作,相谈甚欢。我说我刚刚吃了火锅,我晚饭真的刚刚吃了重庆火锅,他们眼中是午饭,我说我困得不行要睡觉,因为时差没睡好,他们眼中是因为我做了一晚上大巴去德累斯顿的缘故。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感觉很搞笑,可是也很难过。
我妈妈常常对我抱怨说,我都不和她分享我的生活,她特别羡慕她朋友家的女儿,什么都讲,什么好事坏事都告诉妈妈(但是我觉得这是假象)在我们那个城市工作,每周末可以回家陪她妈妈。我原来是发朋友圈和空间动态的,但是我现在基本上都不发了。我很害怕我妈用她的视角评论我的生活,起因超级小,很早之前我发过一张和A在呼和浩特看演唱会的合影来昭告天下“我恋爱了”。我妈妈看见了就教育我说,这个行为不合适,问我是不是分手的时候也要通知一下大家,担心这张照片会产生各种负面影响。我发现即使是我筛选过的我的生活,分享的时候也可能会产生我无法预料的后果,让她担心,让她不愉快。
A说他看她表姐上大学之后对着她妈妈坦白高中早恋的事情,母女俩相互打趣,觉得十分温暖。我在想,我什么时候才会对着我妈妈坦诚我高中我大学的样子呢,可能还要等一二十年那么久吧,等这些都成了记忆里起不了任何波澜的水花,可能现在我说不出我的样子,是因为我还太过于依赖他们了,当有一天我真的独立了,我是不是就可以了,我不知道。

但是希望他们知道一个完全的我可能本身就是一个奇怪的奢望。被知道,被接受,被理解,对我来说可以是三件状态,三个阶段,但是对我爸妈的观念来说,这是一件事,这可能是我无法坦诚的最大原因。
不过好像也不止家庭,所有亲密关系之间都很复杂,只是和父母之间是我们所有人都最早也最深刻建立起的亲密关系。所以才各有各的困境吧。

理想

一本正经的说人生理想会不会有点滑稽。
去亚琛拿了录取那天,认真读过之后发现如果要学材料科学专业的话,要补量子力学,固体物理,电子材料与零件基础,材料科学基础,多项平衡实验。选材料工程不用补课。可是我还是想学前者。
我十分想当科学家啊,这个小时候无数人说着玩的理想,真的是我从小到大的理想,没开玩笑的那种。我是很同意有人说“尽管在科学研究这条路上的人很多很多,但大多数人不过是为了让那些极少数能做出成果的人在前进中不感到孤单,来扮演他们的良师益友罢了。”科学是一件需要天赋和运气并存的事情,我一点也不了解我是否有这些。
但是我就是觉得能坚持走在这条路上就已经很好了。至于走到什么程度也不是那么重要。可能科学家就是我理想中的那个姑娘,和别人喜欢了十年的姑娘一样,无论得到之后她是不是那个样子,能不能一直走下去都未可知,但得到之前,总是放不下。

最近爆出来一大堆导师性侵和研究生自杀的案子。看着这些文章,我一下子就难过的哭了。想起高二的时候看了一大堆写社会阴暗面的东西,坚持想转文科的时候,觉得让生活更好的不是科技,而是人性,当时也是崩溃的大哭。这中间一下子过去好多年,我现在接受了人本身就不那么好,也开始承认自己特别特别的弱小,可还是难过,觉得无力的要命。当年我妈教育我好好学习,不要操心太多,不要总看坏事。可是当年的我很害怕我当时不想不看的话,我终于变得有能力的时候,是不是也会忘记去想啊,然后心甘情愿每天被那些我无能为力的事情折磨......这么多年好像一点都没有感觉,除了我更加清楚了自己的弱小与无力。但是突然又多了想要努力的原因,真的只有足够有力量的人,说话才能被看到吧,就像李银河和王敖那样子。

元旦的时候拍了”我们的三年“第二次。
三年前我和A突然想保留下来现在自己的样子,就绞尽脑汁想了十个能反映我们生活现状和想法的问题,然后要每三年重新回答一下,录成视频。大约就是我们的普鲁斯特问卷和人生七年的结合简化版。
我一直以为我这三年没什么变化,看了视频才发现,原来三年前的我和现在这么的不一样。最大的变化大概是三年前的我对于一切都还是满怀希望和信心的,是很相信人性当中善良的部分,甚至把这部分想象的很大。也许是最近一年多看了太多让我感到沮丧甚至绝望的新闻,我觉得人不是当初我想的样子。我当初接受的复杂只是说说而已,但是我现在越来越接受了人的复杂和生活的多样性。于是我有时候会很恍惚,常常被当作人生理想来追求的金钱和成就为什么可以被当作人生理想。我觉得那些对某些人来说唾手可得,甚至从一开始便拥有的东西,不应该成为我终其一生的奋斗目标,但作为一个普通人的一生,似乎难逃于此。我只能暂时这样回答自己,只有我在追求中经历与体验过的一切,独属于我自己。其余种种,附属罢了。

恋爱

我很多的时刻想结婚。
想哪怕颓废,不努力,丧到一无是处,依旧可以被爱被拯救。但是下一刻我就清醒过来,即使我的爱人已经强大到可以如此保护我,愿意一直这样守护我,自己胆小又懦弱想要一直被别人拯救的最后结果只能是生活本身再安全也感受不到安全。
A喝醉之后对我说”我希望你可以永远吃吃喝喝,读书,不用操心生计,我希望如果可以,把你的孤独痛苦,伤病难过都给我。“第二天他酒醒之后,会不记得他喝醉的时候说过什么,但是我记得。
A又喝醉了,对我说,想和我一起买橘子。一起评论买的酸了,还是甜了,又或者划算不划算。每当这种时刻便觉得想和我一起生活。
我对于一起生活的执念大概也在于此——琐碎而毫无内涵的细节,因为我们生活在一起而有了温度,让人迷恋。
转眼就三年半了啊,不知道未来怎样,最起码到现在,我还那么喜欢你,不,大约是更喜欢了。

朋友

从2017年7月6号换这部手机开始,到2018年3月23号,我和lml一共相互发了9345条短信。到现在有两万条也说不定。前两天朋友圈很流行那种测了解度的答题游戏,居然可以拿100%了。
看着zyh结婚了,为他高兴。他还带着妻子去平顶山找我玩了一趟。
zyf变得更瘦了,fyh和男朋友也很好。
hjh是我在德国最好的朋友,没有之一。
暑假在家见了很多高中同学,吃饭看电影聊天都很开心。
第二年在元旦的时候和YUE群里面的朋友们视频,极其诡异地聊了半小时的工业生产,然后又说书和电影,以及生活,吃下一大片安利。能遇见这样一群人,真的很开心。
和朋友之间的关系可能是最简单也最快乐的吧。
想起好多人,希望以后还可以和他们一样好。

其他

好像感觉这一年再写啊写啊写啊的写不完——
第一次跳5米台。
学滑板。
去意大利。
正式入学。
做奶粉代购。
两次搬家。
... ...

最后用31号的日记结尾好了。

我怎么也想不起来那天白天9点到下午4点之间我们到底去干嘛了。只记得我们晚上吃了烧烤。十二点整的时候我们站在阳台上,看广州塔没有倒数的数字,但出现了”新年快乐“的祝福。A撺掇着我拍照。
然后我们坐在屋里地板上吃小龙虾和卤水拼盘的外卖,喝啤酒。
我记得我当时感慨说:
过去的2018年我又胖又丑又能吃,一无是处,甚至丢失了过去曾有的很多好习惯。
但是我放纵又快乐。
就会有一些时刻美好到你希望永恒,那大概有此刻这个选择。


日记摘

在放假的最后一天去看了科隆大教堂,第一眼我便爱上了这个建筑,甚至因为它而想来科隆上学。用宏伟形容科隆大教堂真的是太轻描淡写了,大概是具有“让人忍不住想要信仰的力量”的建筑。
去看了科隆大教堂后面的博物馆。我非常喜欢看日常生活的部分,好像能看到千年以前的人在如何生活。“他们当年就是用的这些东西啊。”看多少遍古代的碗和杯子我都还是会发出同样的感慨。时间在器物的身上停止了流动,我隔着透明的玻璃站在他们对面。

看<相爱相亲>看到泪流满面。
生活真好啊,尽管它混乱嘈杂琐碎狗血,好像任何年龄的人在生活里都艰难辛苦委屈的不得了,但是也都还有那么多留恋的东西,也都还是在相互争吵相互依偎地活着。

跨年是一个人在家跨的,吃郑重其事摆盘的火锅,喝热红酒。

“我也想你,我在长春到一个地方就想到你,吃个东西都想到你。”

我又给自己剪了刘海,已经很熟练了,不像第一次那样小心翼翼,反正剪坏了,也不过一个月就会长回来了。好像很多事情都不用那么小心,没那么严重的。

上课时窗外的树在阳光中太好看了,冷冷的背景下闪着暖暖的光。

我晚上正在家里写作文,门铃突然响了。老爷爷做了鲜榨果汁给我。我真的是一个很不习惯别人对我很好的人啊,总会觉得愧疚,害怕让对方失望。最近很丧的我真的被暖到了,甚至动了因此想在多蒙上学,不想再次搬家离开的念头。

<比宇宙更远的地方>第5话
我们出发了
离开一直以来依赖的东西 去往一无所有的世界
去往不知向右走是什么 不知家在何方的世界
去往明天全身会在何处 后天向哪里前进都无法想象的世界
即便如此也要出发
水洼里积满了浑浊的水
积水一口气流出来的样子我很喜欢
崩溃决口 被解放出来 奔流而出
浑浊之中积蓄的力量爆发出来
所有的一切都动了起来

我和杜尚在用同款格子纸。

住在汉堡的妈妈刚刚从多蒙的凤凰湖旁边搬走,而我常常去凤凰湖散步,她则常常去我家旁边的动物园。“我们生活的轨迹在我们还未曾知道的时候便有过了重叠,后来我们相遇,才有幸知道曾经。”

每次老胡来我家吃饭,都说有种回娘家的感觉。连吃带拿不干活。

来德国的第五个月,我才第一次在车站小商店里买了瓶装的矿泉水。
第六个月,我依旧每周可以在同一家超市里买到很多没吃过的新鲜玩意。

德累斯顿没有硕士这个学位,只能Diplom这个学位的高年级。“真是落后的不行,有种孤独的守护着传统的感觉。”

听同学讲叙利亚战争,7年之久的日常。没有绝对安全的地方,只有相对安全,但任何时刻都可以遭遇炸弹落下,在家里,学校,路上。但是大家都依旧维持着“日常”。
有什么办法,生活总要继续。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