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ro

2018-02-09 做梦

我写葡萄牙的游记之前突然就想起来四年以前的十一假期我站在哈尔滨街头给我朋友发短信——
上大学之后觉得最神奇的事情是很多曾经以为离自己很遥远的事情突然变得很近。比如我现在正站在中央大街上吃着当年在电视里看到的马迭尔冰棍。
我正在经历着曾经在遥不可及的远方的生活。


写完之后我自己读了一遍,觉得十分无趣。但是我又不忍删去任何一个细节,只是颠倒了一些不通顺的语句。
在此,我要为自己写出无趣的游记辩解一下。
我一直喜欢讲不好故事的新海诚,甚至有点因为他讲不好一个故事而喜欢他。他就是一个在平凡的放学回家路上骑车看到落日都能突然感动到流眼泪的人,他想把他感知到的每一个触动他的生活细节,他曾经历过于他很重要的困惑迷茫与经验,都分享给后来的人。
想传达的,想记录的东西愈平淡愈细微愈难讲好一个故事。而这些平淡细微琐碎的一切在他看来都很重要。


我本来想着葡萄牙的游记一篇就好了。
结果我对着照片挑挑选选,几乎每一张看上去平平无奇的照片,我都想对着它讲几句话,想记下出行的每一个细节。
选完第一天从出发到Faro结束的照片,三十多张了,就决定还是每一天都写一篇好了。
接下来我就开始絮絮叨叨,事无巨细地讲了,完全是一个仿佛这辈子第一次出行,没见过任何世面的样子。


我的朋友们临时决定要坐提前一班的火车,而我出发之前还顺便和人约了在多蒙的主火交易课本。
我以及和我交易的姑娘都遇到地铁晚点,在微信商量一路如果我到了她还没有到,我就把课本藏在哪里,然后她怎么能拿到书。最后,我在最后一分钟接过她递给我的一把硬币,匆匆忙忙跳上火车。
我们买的是连登机牌都要自己提前打印出来的廉航机票,所以出发的机场是杜塞尔多夫偏僻的一个小机场也不足为奇。下了火车在路人指引下找到公交车站的时候,我们只听到上一班去机场的公交车呼啸而去,下一班车则是一小时之后。在修车厂寻觅到叫车电话。
用蹩脚的德语叫来车之后在寒风凌冽中冻得瑟瑟发抖的我们四个惊呆了,为什么是这么大的一辆车?!
一瞬间我满脑子飘过的弹幕都是“哇塞,牛逼”“开心”“好爽”“怕不是很贵”,上车看见按照公里的计价器,瞬间安心。
错过公交车的意外也因为这个巨型出租的更意外而惊喜起来。


打电话叫来的巨大“出租车”


杜塞的这个小机场安检非常严格,靴子,皮带,外套都要脱掉,还要对着一个机器摆成奇异的形状。
我第一次在机场见到抽查行李。我同学过完安检之后被拦下了,工作人员让他把行李箱打开,然后用一个小纸片般的东西把各处扫一遍,再把它插进机器里检测。我推测应该是检测毒品的吧。

下飞机之后发现住的地方非常遥远,和预定时的查询结果完全不一样,我们就又打车了。
uber司机开车非常稳,但是路程异常偏僻,不是在破破烂烂空无一人的林间小路穿梭,就是在荒无一人的废旧公路上疾驰,我们随着车子上上下下,拐来拐去,不知走向何方,也不知何时到达,深夜里异常静谧,仿佛行走在在下一秒钟下一个路口就会出现丧尸,或者下一个转角路就会消失一样的电影情节里。

哇,到达的时候我就被震撼到了。
因为我没有信用卡,所以这次葡萄牙之行的所有预定工作全是我朋友定的,我就是躺玩,他们说去哪我就跟着去哪。不得不说不操心的感觉太棒了。据他们说,宾馆的预定原则是找最便宜的,基本上每天都是人均十欧,具体每天住在什么样子的地方,他们也不清楚。
结果在度假村里面——独栋别墅,一楼是厨房和客厅,二楼是两个卧室。落地窗后是草坪,还有两张躺椅。


第一天住的房子


“我现在躺在躺椅上,盖着一床被子看星星。
看到了我认识的星座,带着一条腰带的猎户座。这还是我从小学自然课本里知道的。
感觉好久好久都没有看到过星星了诶…
美中不足的就是真的好饿…”


一大早醒来看见窗外隐约的日光,颜色比照片更丰富许多


昨天晚上我就是饿到连吃酒店前台一把糖的状态,早上满脑子只有一件事情——我要吃饭。
蛋挞咖啡蛋糕。
比德国的连锁咖啡厅的面包咖啡还要便宜很多。我不太喜欢葡式蛋挞,甜到掉牙。


faro街头的“早餐铺子”——面包店


在Faro这种小城,好像不需要攻略存在,没什么必须去的地方,吃饱喝足的我们就在街头随意晃荡。
从德国阴雨连绵的冬季逃脱出来,有阳光太好了。这里温暖到立刻衣服就从棉袄脱到了只剩一件衬衣。
坐船,一人10欧。
实在是没想到不是大的游览观光船,而是只有我们四个的小艇。


停满了船的港口


刚刚出发时能看到旧旧的岸边


开船的酷酷的大叔,他会好多门语言,这是个家族事业



全是海鸟的岛,船一靠近,鸟都飞了起来。据大叔说是可以上岛的,但是不允许在岛上过夜。



我想起了小学的时候写海的作文“海天相接,分不清哪里是海,哪里是天”


Faro有一大堆叫“Diamond"的东西,有什么钻石酒店,钻石餐馆......他们似乎非常喜欢钻石这个词。看着海面波光粼粼的样子我就懂了,阳光下大海就是会像钻石一样闪耀呀。
看我的大钻戒。


我一路追随着海上的光。
只剩下太美了这一个形容词。



继续晃荡到主街。
葡萄牙人非常热情~
走在路上会被饭店招揽客人的服务员大叔拦住,和你闲聊,因为我们是两男两女,居然还被拉郎配了,大叔坚持认为我那两个朋友是情侣,不断地夸他们般配。


圣诞节快到了,到处都有圣诞老人


Faro最繁华的一条街,也不怎么繁华


随处可见的街头艺人


似乎不管是欧洲的哪个国家都是遍地博物馆美术馆艺术馆。
随便进的一个民俗博物馆。
配文只有葡语和法语,一句也看不懂。
但是衣服,鞋子,装饰品,缝纫机,渔网等等似乎也不太需要语言说明,都是全人类共同的东西。我来了欧洲之后才愈发感觉尽管语言和地域使人类分隔,但是作为人的情感,特性都太一致了,并没有什么不同。


给“弹珠汽水瓶子”装盖子的机器。
我常常在日剧里看到主人公喝这种汽水,却从没有见过也没有喝过。在这里看到之后特别激动,以为在葡萄牙能买到弹珠汽水,结果并没能买到。


我对爬满墙的花花草草毫无抵抗力。


如果住在这里,会觉得每天都在做梦吧。


街头咖啡厅的桌布我很喜欢。
阳光,微风,蓝天,这块桌布,搭配的很完美。


午后的阳光非常非常舒服,晒得人懒洋洋的。
又是一个博物馆,里面有宗教主题的展览,Faro当地著名的画家的画展和Faro这个地方的发展史。葡萄牙的博物馆票价都很便宜,基本上都是一欧两欧的样子。



在阳光和胡同里穿梭。
这里让我想起上海的老弄堂。又觉得非常日剧。


”GO AWAY"&"11"


少女与猫


我突然觉得在阳光下的我变得很温柔。


这个教堂有点不一样,除了金碧辉煌的壁画以外,有很多蓝色瓷砖的画,很有葡萄牙特色。
而且不是只有前面有一个巨大的塑像,而是很像中国的佛像那种,每一个洞窟里面有一个塑像或者画像。
可惜我并不懂为什么。
教堂里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想知道


有个小男孩在教堂里上音乐课,他一直在弹“哆来咪发梭拉西”


这个老师看着好像从故事里走出来的人。
因为不知道能不能拍照,但是很想拍,就超级快速的悄悄拍了一张。


走过弯弯绕绕的楼梯之后可以爬到教堂顶上俯瞰整个Faro.
拍糊了的一张,但是我很喜欢欸。像摘了眼镜之后的世界。





这里路边的行道树是橘子树,上面挂满了黄澄澄(哈哈哈哈,这个形容词好童年)的橘子。以我矮矮的身高蹦跶了好多次才摘到一个。
冒着中毒的危险,我尝了一瓣,果然又酸又涩。


忘记说午饭了。
随便进的一家餐厅,进去之后发现我们走的是人家后门。
店里没有一个人会说英语,但是有英语菜单,然而我们并不能根据英语菜单了解菜的样子。
一通盲点。
先上的是奶酪,橄榄,面包,脆面包(像是馍干一样的口感)和小鱼这些送的配菜。小鱼意外的好吃,酸酸的,有很浓的橄榄油的味道,非常开胃。
四道居然都挺好吃的~
海鲜糊糊:海鲜饭的另外一个版本吧,把米饭换成了面粉。就是看上去有点恶心。
蛋黄酱炖鱼虾配薯条:鱼的口感一点都不像鱼,肉质很硬而且有弹性,完全不腥,调味就是配薯条很合适。
烤串:一道为拍照而生的菜。烤蔬菜,牛排,香肠,大虾都可以吃到,但是味道很一般。
肉炖花蛤:非常好吃。我朋友不吃海鲜,便宜了我这种爱吃海鲜的胃。


要离开Faro时是傍晚。太阳正要落山。
遇到一个老爷爷来和我们聊天。和他一起沿着港口跨过铁路一路走到海边。老爷爷讲每天都会来海边看日落。他看着落日告诉我们还有二十分钟太阳就会完全落下去了。还讲他的女儿自己造了一条船,一路开到了里斯本,语气骄傲的不得了。
我坐在栈桥的尽头等日落。
可还没有等到日落,我们就要离开了。


钻石&黄金




羡慕这群生长在Faro海边的少年


一直以为德铁就够奇葩的,没想到葡铁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网上买票比现场买还贵一点点。
我们在网上提前买好了车票,但是车票上没有写在哪个站台上车。从列车员问到乘客,从年轻人问到老年人,居然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如何从车票判断应该坐哪辆车。甚至有人告诉我们,只要方向对了,就可以随便上。
葡萄牙铁路怕不是只有从北到南和从南到北两趟车。


站台


我知道离开的时候太阳落下去了。


葡铁应该和德铁差不多,有一种类似高铁的车是分一等座和二等座的,只有这种车可以提前网上预定。
我们先上的那辆是类似普快的车,直达Lagos,坐定之后感觉不对。又去问司机,司机说你们的票不是这个车,最好别坐(居然是最好,而不是不要)。最后上了特快,非直达,需要在Tunes转车,然后......我们就傻傻的发现又遇到了刚刚那辆车和那个司机。
我们转车的意义大概在于蹭了一会高铁上的Wifi,以及在空旷破旧的Tunes车站,我买了一个扭蛋——里面是上发条的蜗牛,中国制造。



未完待Xu

Post TOC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